你和導演什麼關係?「最多算是 P 友」,我迷戀他的六塊腹肌

2022-01-23     緣分     4979

雲蕾借著酒意,說話也大膽了幾分,「上回我看到容導手機屏保是你,而且宋琪琪還說那天碰見容導從你房裡出來……你們該不會是男女朋友吧?」

姜珂笑了聲,往身上塗身體乳,「不是。」

雲蕾瞪大眼睛。

姜珂放下瓶瓶罐罐,壓低聲音,語氣半真半假,「最多算是 P 友。」

雲蕾倒吸一口涼氣,「姜姐你……」

「噓!」

「好好好,我不說。」

不一會,雲蕾就忘了驚訝了。

「姜姐,容導身材好不好?」

「還不錯。」

「其實你和容導挺配的,容導好帥一男的啊。

「哦。」

「姜姐……」

「你該回去休息了。」

雲蕾揉揉腦袋,看了眼手錶。是不早了。

「哦,那我先回去了。」

小姑娘搖搖晃晃站起來,從姜珂的房裡離開。

她望著眼前的背影,嘆了口氣。

不僅是 P 友,還是前男友呢。

聽見外面沒了聲音,洗手間裡的人把門打開。容欽圍著浴巾,水滴順著麥色的肌膚往下淌。

他身材極好,六塊腹肌整齊排列,算是應了剛剛姜珂的回答。

容欽咬牙切齒,「P 友?」

姜珂咬唇。下一秒,浴巾隨著她的動作落在地上。

白皙的肌膚泛著粉,容欽微微吸氣。

姜珂挑眉:「我說得不對?」

房間的燈暗下,床褥溫軟,都是她的味道。容欽動作發狠,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報復。姜珂只覺得自己幾乎喘不動氣,大腦一片空白。

事後,姜珂累得睡過去,容欽卻是清醒。

這部劇殺青了,以後就不能天天見她了。

容欽輕嘲。

這麼多年,他還是能甘之如飴地在她身上栽跟頭。

姜珂蹙眉,翻了個身,直接貼到他的懷裡。容欽下意識收緊,眼神往下看,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紅色玫瑰。

她就像這朵花。

美艷,莖上卻帶刺,扎在他的心上,陳年已久。

2

《荊棘》殺青後,姜珂擁有了一個短暫的假期。

影視城在 A 市郊區,她家就在 A 市。假期之餘配合《荊棘》的後期工作。

容欽一直很忙,沒能停下,前不久還聽到他又出國了的消息。

一大早醒來,便聽見外面有了響動。姜珂推門出去,是林蓮芝在廚房裡忙活。

兩個人坐在桌前吃飯,靜默無聲。姜珂早就習慣了兩個人現在的相處模式,甚至還很滿意。

飯後,姜珂回房收拾東西,望見了《荊棘》的底稿。這是從她念書的時候一直寫到現在的本子,算是她從三歲開始,到往後二十多年狗血人生的個人志。本子被容導選中是她預料之外的事,想來這部片子被搬上大熒幕後,她還真不知道用什麼樣的心情去看。

姜珂頓了頓,坐在窗邊,翻開了《荊棘》的底稿。

陽光透過窗簾,灑在室內,一室柔光。

二十四年前,林蓮芝懷孕了。肚子裡落了個寶寶,姜家卻是攤上了大事。

懷姜珂時林蓮芝身體虧損了不少,這回懷上,要面對的卻是巨額超生罰款。那段時間父母總是吵架,姜珂雖然還小,但卻也從父親「你為什麼第一胎生了個女娃娃」這句話中,聽出了他對自己的厭棄。

父親整天抽菸想辦法籌錢,一到晚上便出去吃酒,吃了酒回來對懷孕的母親又打又罵。

姜珂害怕。

小小的拳頭攥得緊緊的,她透過窗子去看,母親縮在一邊瑟瑟發抖,而父親面目猙獰,指著她大罵:「再生個賠錢貨出來,老子要了你的命。」

那時,每天夜裡都是漆黑的。

白日裡還有幾個小夥伴陪著玩耍,可那也只是周末的時候。

周一到周五,他們是要上學前班的。

姜珂也差不多到了年齡,可姜家拿不出錢。林蓮芝就想著再拖拖,等孩子生下來,她能去做些重的活計,多掙些錢,供姜珂去上學。

秋去春來,林蓮芝到了臨產前。

父親面上也沾了喜色,因為他前不久去廟裡求了求,那和尚告訴他,這一胎是男的。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