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傷害,十二年的復仇,我背後搗鬼拆散了他們的婚姻

2022-02-02     緣分     6728

【本文節選自《恐怖人性集:反目成殺與罪惡底線》,作者:劉飛就,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六年的傷害,十二年的復仇,我背後搗鬼拆散了他們的婚姻

六年的傷害,十二年的復仇

深夜,我聽著陸英睡了,悄悄拿出手機,來到衛生間。

用不同的密碼打開一個不同的系統,登錄微信,小紅點閃爍。

這個微信里只有兩個對話框。我點開其中一個,是一張藍天白雲的網圖。

他說:「佳益,怎麼不理我呀,又在使小性子呀。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

我又點開另一個,這個頭像是一個女孩抱著一隻小狗。

她說:「陸老師,您說,我們這樣聊天會不會不太好。」

我略加思索,回復第一個人:

「陸老師,您好壞呀,給我看這樣的東西,要是尤老師發現了,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又回復第二個人:

「佳益寶貝不喜歡和徐老師聊天嗎?」

很快,就有了回復。我又各自回復他們,一會兒我是被撩撥的害羞少女,一會兒,我是費盡心思討好巴結的中年男性。

我如魚得水地在他們中間傳話,時不時把字句稍作調整,在深夜裡顯得更有情調些。

這兩人的依依不捨把我搞得很疲憊,但我耐住性子,往來調笑,極力周旋。

終於,兩個小時之後他們道完晚安各自睡了。

我退出登錄,登上另一個用於掩護的帳號,再退出這個手機系統。

回到臥室,手機塞枕頭下面,我翻身,陸英睡得很沉,呼吸有一點點重。

我輕輕摸他的臉,捏捏他的鼻子。他被我一攪,迷迷糊糊伸手過來,把我緊緊攬在懷裡,還給我掖了掖被子,嘟囔不清地說道:「小青,我愛你。」

「知道啦,我也愛你。」我小聲說,抱著他的腰,沉沉睡去。

最近,眼看著這兩人的聊天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露骨,我都有點躁得慌,原本想找個由頭讓他們自己加上微信算了,又看著他們各自發的照片,覺得攥點在手上比較好。這樣拖了一兩周,實在是疲憊,黑眼圈都重了。

都怪這對乾柴烈火的,每天聊個沒完,發的圖片和小視頻也辣眼睛,對我來說是極大的精神負擔。

看著我面容憔悴,早上陸英心疼地給我煎了兩個雞蛋,問我:「有什麼事?」

「嗯,我在想,你這樣總是不見你媽媽,會不會不好。」我慢慢咬著雞蛋,猶豫著說。

「媽又說你了?」

我忙說:「沒有沒有,你別跟她不開心。」

「你不管,」他牽著我的手,緊緊地握了握,「我會處理。說了多少次,把她拉黑就好,你不聽。」

他看我吃完,收拾碗筷,匆匆親了親我,就出門了。

他出門了,我又拿出手機,開始做那兩個人的傳話筒。

算算時間,他們這樣聊天也有兩三個月了。這天晚上,在又保存了一堆淫穢視頻之後,我終於忍不了了,對男人說我這個微信好友滿了,讓他加我的私人號,又對女人說用小號聯繫她反而會被太太查,不如正大光明加到大號上來,大隱隱於市。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