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愛的男人,偷偷加別的女人,討論和我之間的「床上生活」

2022-02-02     緣分     6809

【本文節選自《恐怖人性集:反目成殺與罪惡底線》,作者:劉飛就,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深愛的男人,偷偷加別的女人,討論和我之間的「床上生活」

我生命中最崩塌的那天,是一個小雨夜,往常我多喜歡躺在沙發上就著暖暖的燈光看書,茶几上放著我最喜歡的咖啡,我親自烘的豆子,中度烘焙,莓果香氣,紅茶尾韻。

陸崢潼嗤之以鼻,說我過得小資,說我裝.逼。說我任性,說我被我爸慣壞了。

我爸爸就我一個女兒,不慣著我還能慣著誰。我大學起就沒住過宿舍,我爸在學校附近給我買了一套房子,陸崢潼每周都會過來住兩三天,我花了很多的心思來裝點這套房子,儼然是當成了我們以後生活的預演。

陸崢潼看不慣我喜歡鮮切花,喜歡手磨咖啡,喜歡看書,手作,覺得我裝。我看電影他都覺得我裝。他真真假假提過好多次,我以為那是一種愛的嫌棄,就像我說他是臭豬豬一樣。

事實上是,我對他是愛,他對我是嫌棄。

那天晚上的小雨和從前一樣,杭州的雨總是這樣的纏綿,我捧著他的手機坐在陽台的木地板上,隔壁小姑娘掛在仙人掌上的風鈴鈴鐺作響。

何淳:「你怎麼想的,還下跪,你是真的喜歡陳婧?」

他:「我喜歡誰,你又不是不知道。」

何淳:「你要是想和陳婧好好過,還是收點心,當心最後一場空。」

他:「不會的,她離不開我的。」

何淳:「也不知道陳婧怎麼瞎成這樣,她家裡那麼有錢,自己條件也好,怎麼就這麼死心塌地地看上你了?」

他:「要不然,我能從高中就開始追她嗎?娶獨生女,跨越階級,沒聽過嗎[奸笑]」

我終於明白了,他對我表露出的嫌棄,是一種真正的、發自內心的嫌棄。他想要我爸爸的錢、想要我的家產、想要通過我所謂的「階級躍升」,卻看不起我的一切。所以他才看不起我的一切愛好,哪怕這愛好和有錢沒錢沒有半點關係。

我最氣的,是我真的很喜歡他,為了他我改變了很多很多,甚至自己的底線也被一次次踩過。我們的感情能走到第八年,很多時候都是我在苦苦支撐,在妥協退讓。他曖昧,他出軌,都是我瞎了眼一樣深愛著他,所以拚命挽回,維持我們的關係。

高中的時候我們只是好朋友,他也曾飛奔去食堂排隊買烤香腸、滷雞腿之類的零食回來,額頭上一層薄汗,路過我的時候塞到課桌里,一句話也不說。

後來他給我買過布偶,買過書,還都算是投我所好。而且他真的很帥,大多數時候不苟言笑的,有十分沉俊的側臉。但是面對跟他熟悉的人,他又能一邊開玩笑一邊露出壞壞的笑。

我根本沒想太多,只一門心思撲在學習上。那時候,他前桌有個女孩子,笑起來會有一對小梨渦,大家都知道他很護著那個女孩子,他們以兄妹相稱,特別要好。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