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網站時,我認出視頻里性感的女人,是兒時一起長大的妹妹

2022-02-02     緣分     10794

【本文節選自《恐怖人性集:反目成殺與罪惡底線》,作者:劉飛就,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瀏覽網站時,我認出視頻里性感的女人,是兒時一起長大的妹妹

2016 年初,我在瀏覽某視頻網站的時候,看到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的女孩叫「鈴鐺小喵」,她穿著白色的短袖襯衣,繫著一個蝴蝶結;下半身穿著一條格子短裙,纖細的腿上穿著白色的絲襪。她戴著口罩,遮住了臉,兩條長長的馬尾垂到腰間。

我看了一陣,並沒有看出這個女孩子的過人之處,正準備關掉的時候,女孩子一個旋轉,抬手,一剎那間,我看到她後腰上露出了一點青色的痕跡。我如遭雷擊。

我是看著思若長大的。她從小就喜歡跟在我屁股後面,奶聲奶氣地喊:「文文哥哥,等等我」。

因為她實在太黏人了,玩具也不好好玩,不順她心意她就喜歡哭,所以我經常不理她,想辦法躲開她,。

「佟文,思若給過你最後的機會。是你自己錯過了。」

「什麼?她給我什麼機會?」

她長得很好看,從小就好看,皮膚特別白,眼睛特別大,即便蹙著眉撇著嘴,眼淚汪汪的也好看。

她一哭我就得讓步,倒不是她嚎啕的聲音大,主要是她一哭我就良心不安。

所以我總是躲著她。

周思若家和我家住對門,她爸爸很忙,常年不在家;媽媽也要上班,家裡沒人,思若經常自己在家裡哭。有時候她媽媽把她放到我們家來,思若總是很開心,又跑來粘著我。

我媽很喜歡思若,實打實地照顧,洗尿布洗澡喂飯都做過。有時候還是我給她洗澡。我上初中的時候,思若還是個小不點,等我上大學的時候,她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她變得更黏人,但也更內向。她小學的時候,爸媽離婚了,新媽媽總是帶著幾分算計和機敏的感覺,不那麼慈祥。

新媽媽很快生了新的小孩,接了自己的母親過來照顧,爸爸還是經常回不了家,思若在家裡像個透明人一樣。

她更喜歡到我家來了,只是不像以前那麼自在,總是小心翼翼的。

那時候我總是忙著搞我的事情,也不會像她小時候那樣專門陪她了。但她不抱怨,即便再到我家來玩,也不經常纏著我問這問那,總是乖巧地自己掏出作業來做。

不過,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變,總是叫我「文文哥哥」,看著我的時候,眼睛裡亮晶晶的。

我有些難以置信,我把那個發布者發布的所有視頻都找出來看了一遍。

這個發布者發布了好幾百條視頻,絕大部分都打上了「軟萌」、「少女」、「自拍」、「福利姬」一類的標籤。我又進一步搜索這個「鈴鐺小喵」,把找出來的三十多條視頻都翻了個底朝天。

終於,在其中一條里,鈴鐺小喵跪在地上側身對著鏡頭時,我又看到了那片青色的影子。

我難以相信,但是接下來的一點一滴,都讓我越來越肯定。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