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辦公室里解開領帶,看向我,曖昧時刻同事闖了進來

2022-02-04     緣分     10656

【本文節選自《怦然心動:少女的第 15 次初戀》,作者:游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他在辦公室里解開領帶,看向我,曖昧時刻同事闖了進來

江柏緩緩扯開領帶,靠近我,沉聲說:「小屁孩兒哪有男人香?」

還沒碰到我,就被陳妄擋住了:「老男人中看不中用,勸你識相。」

江柏笑了,看向我:「你告訴他,我中用嗎?」

我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朝他倆揮揮手,跑了。

01

江柏一直是我的白月光。

大一那年,迎新晚會,他代表學生髮言,我對他一見鍾情,徹底沉溺了。

那天,沉溺的小學妹不止我一個,但我,一定是最瘋魔的那一個。

大學四年,我沒談戀愛,沒曠過課,每天沉迷學習無法自拔,只為了能跟上他的步伐。

本以為我們會是江直樹和袁湘琴,結果他連我叫什麼都不知道。

我和他進了同一個社團,那天我鼓起勇氣,想和他說話,結果被人捷足先登。

江柏女朋友,也是我們系一個很優秀的學姐,她來找他吃飯,大家都在打趣,學姐笑得羞澀,挽著他的手臂,粉黛未施,卻比我精心化妝兩小時還要漂亮,頰邊粉嫩,比天邊的雲霞還美。

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和學姐之間的差距。

她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注視,朝我笑了笑,我躲開她的視線,低下頭裝玩手機,後來,她說要請大家吃飯,感謝大家幫她照顧江柏。

那天我沒去,但看到大家在群里的討論,我也能想像出來他們有多恩愛。

放棄一個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但道德不允許我插足,我把這份喜歡默默收了起來,時間長了,我也習慣他們秀恩愛了,甚至還覺得真是郎才女貌,比偶像劇還甜。

不過,他們還是分手了。

學姐出國了,江柏也畢業了。

後來,他作為畢業生代表回學校演講,我舍友接待的他,他演講的時候,我沒敢聽,而是蹲在禮堂後門的草叢裡喂小橘,這四年,它早就和我熟悉了,我也打算找到房子後就帶它走。

草叢旁有動靜,小橘嚇得後撤,我回過頭,看到江柏站在那裡抽菸,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抽菸,點點星火,迷白的煙霧中,他身形挺拔,背脊挺直,隔得遠,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一刻,我覺得我離他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蹲久了,我腿麻了,站起來的時候差點摔倒,他聽到聲音,朝我看過來。

我尷尬地咧嘴一笑:「學長。」

小橘還在喵喵叫,我小聲對它說不要害怕,學長不會傷害你的,我朝江柏走去,風把煙味帶到了我臉前,我沒忍住咳了兩聲,他把煙掐滅了,我喊他學長,他朝我點點頭,說抱歉。

四年前,那是我們第一次說上話。

02

畢業後,我去了江柏的事務所。

他步步高升,我卻一直是個小助理,他還像大學時那樣耀眼,或者說,更耀眼了。

完全褪去了少年的青澀,成長為了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公司里覬覦他的小姑娘很多,但他一直沒有女朋友,大家都猜他受過情傷,要麼就是心裡有白月光,要不就是不喜歡女生。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