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我細心伺候他,他抱著我喊著別的女人的名字

2022-02-08     緣分     6402

【本文節選自知乎《桃色浪漫:在你心上種棵花》,作者:平生歡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酒醉,我細心伺候他,他抱著我喊著別的女人的名字

1

我決定離開吳季的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穿了他給我買的桔梗裙,提著蛋糕去了他家,興致勃勃地做了滿滿一桌子菜。

從傍晚六點,一直等到深夜,菜涼了又熱,一遍又一遍。

一直到深夜十二點,他的下屬敲開了門。

喝得醉氣熏天,不省人事。

他的特助把他送進屋就走了,我擔心他在沙發上睡不踏實,架起他去臥室。

結果進臥室的時候一個沒站穩,一頭磕在了門框上。

一瞬眼前黑了一片,耳邊嗡嗡作響。

我卻來不及去顧頭上的傷口,只去探他的安危。

「吳季……」我半哄半勸,「餓嗎?我們起來吃點東西……」

他抓著我的手,如孩童般地囈語喃喃,「宋清歌,你別走!」

腥熱的血順著額角緩緩地淌了下來,滴落在吳季給我買的裙子上。

我看著鏡子裡自己蒼白的臉,一陣恍惚。

他握著我的手,眼神滿是真摯,向來桀驁不會遷就別人的他,一遍又一遍,低聲下氣地訴說著他的思念,他的愛戀。

可笑的是……

我不是宋清歌。

2

我離開了吳季所在的城市,輾轉搬去了另一座城市。

在那裡,我找了一份編輯的工作,進而認識了李書延。

他是由我負責的一個作家,溫文爾雅,偶爾有點小幼稚,喜歡做菜,很遷就我。

我們確定了戀愛關係,默契地選擇了不過問對方從前的情感狀況,比起戀人,我們更像是一見如故的好友。

重新遇見吳季的那天,我和李書延約了去商場看電影。

電影快開場了,我還在坐扶梯往上頭趕,「對不起啊,今天開會遲了!再等我兩分鐘馬上到。」

我給李書延發完微信消息,沒過幾秒,就收到了他的回覆,「不著急。」

「對了,要是編輯大人催稿的時候也像我一樣不著急,那就更好了。」

我看著手機螢幕笑,正想回復他絕對不可能的時候,突然有人在旁邊叫了我的名字。

「宋清渺?」

我望過去,一群人站在旁邊的扶梯上往下一層去。

吳季西裝革履,挺拔英俊,是其中最突出的一個。

他凝望著我,嘴唇翕動。

我們像兩條背道而馳的平行線,逐漸拉開距離。

其實我聽到了他說的,「等我。」

但是我沒有回頭。

3

吳季調轉了方向,一路跟著我。

在影院門前,他拉住了我,氣喘吁吁,「宋清渺,我叫你等我,你到底聽到沒!」

我面目沉靜地看著他,「有事嗎?」

向來在他面前姿態擺得很低,眼前卻絕不容許自己露出半分怯意。

「你覺得我找你有事嗎?」他眉眼焦灼,說話間不自覺又帶出他那股子盛氣凌人的味道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