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帶「野男人」回家,我被表姐數落,他挺身而出

2022-02-09     緣分     8942

【本文節選自《二十四番花信風》,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又帶「野男人」回家,我被表姐數落,他挺身而出

「小管啊,我跟你講,我侄子長得很帥的,你要不要見見,不耽誤你間……」

「李姐,真的不用了,我還這麼年輕呢,就相親,說出去可不得笑死人。」管清站在複印機旁邊,一邊等著列印報稅文件,一邊跟財務部的前輩李姐聊天。

「25 了吧,不小了不小了,你看你趙姐的女兒,跟你同年的,孩子都會跑會跳了,聽李姐的沒錯,我不會害你……」

李姐還要繼續給管清洗腦,管清拿著剛列印出來的文件,挪著小碎步往門外跑:「李姐李姐,我先去交文件了,回頭聊回頭聊……」

說完就溜,管清也是頭疼,她來一中財務部工作也有一年了,起初和大夥都不熟,平日裡客客氣氣倒也過得平順。

小暑:斗指辛。太陽黃經為 105°。天氣已經很熱了,但還不到最熱的時候,所以叫小暑。此時,已是初伏前後。

到今年熟悉了,話癆和八卦婦女李姐就露出真面目了,在確定管清沒有男朋友之後,成日裡吵著嚷著要給管清介紹男朋友,比管清她媽還積極,也不知是哪裡來的熱情。

管清一邊腹誹,一邊覺得好笑,拿著稅單到財務主管趙姐那裡去登記。

趙姐是個安靜正經的人,笑起來像個面善的菩薩。她老公是學校的數學老師,夫妻兩個都很和氣,唯一的女兒大學畢業就結了婚,到今年孩子都兩歲了。人生贏家,也難怪李姐每天拿他們一家來給管清洗腦。

在趙姐辦公室門口隱約聽見有人說話,管清在門口敲了敲門,側耳聽了聽。

隔著一道門,男聲模糊。

「請進。」

門推開一條縫,管清伸了個腦袋進去,毛絨絨的齊耳短髮,齊劉海。她模樣嫩,25 歲了,看上去還跟個 15 歲的小丫頭一樣。她看到一個極高的背影,站在趙姐的辦公桌前面說話。

「趙姐……」

「誒,小管啊,你來啦,快進來快進來,外頭熱。」趙姐歪了歪身子,朝門口看過來。

站在辦公桌前的男人也順勢回頭。

管清就那樣探著身子,倚著門,正對上男人的目光。

管清眉心一跳,有些挪不開眼。

男人眉眼俊俏清秀,身量頎長,濃眉大眼,鼻樑高挺,鼻尖綴著一顆小痣,目光溫和有禮,還朝著管清微微頷首。

「小管啊,進來啊,發什麼愣。」

趙姐起身迎了過來,管清回過神,「嗯嗯」了兩聲,側身進來。辦公室里開著冷氣,管清的背上有著一層薄汗,被冷氣一刮涼絲絲的,豎起了一小排細密的雞皮疙瘩。

「趙姐,我來送稅單,您瞧瞧……」

管清走了兩步,到男人身邊站定,把手裡的稅單遞了過去。先前只覺得他高大,此刻管清站在他身邊才覺得這高大究竟是何概念——她站在他的身邊,還不到他的胸口。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