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聚會,我看見前男友後心裡痒痒的,我們在別墅包夜睡了4天

2022-02-13     緣分     7738

【本文節選自《心事信箋:月亮不知道 查看詳情》,作者: 君羊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同學聚會,我看見前男友後心裡痒痒的,我們在別墅包夜睡了4天

01

參加同學會最可怕的事情是什麼? 生活落魄? 遭遇前任? 不,是生活落魄且遭遇前任。

下雨堵車,我到飯店的時候,比約定時間晚了足足一個小時。

晚都晚了,我乾脆去洗手間補了一個妝,把高跟鞋上不小心濺落的泥點一點 點擦乾淨,才敲開了包廂的門。

吃了一個小時,別的男男女女都是滿臉油光,此時登場的我,根本無需高光 也格外出眾。

場面有一瞬間的安靜,直到一個熟悉的男聲響起。

「珠珠,坐這邊吧。」

是齊林。

有一瞬間,我想落荒而逃。

羅珊珊嗤笑一聲,一瞬間戳破了我的懦弱。

這世上最能給你力量的,從來都 是你的敵人。

我和羅珊珊從上學那會兒開始就是死對頭。

於是我抬頭挺胸地走了過去,踩著我的 Valentino,拎著我的 Chanel,手腕 上是晶亮的 Cartier 獵豹腕錶。

等我真的落座了,才開始後悔,後悔又驚嘆。

怎麼我生了眼紋,有了小肚腩,髮際線後移,他還是像十年前一樣英俊,帶 著清新的少年氣?我還沒感嘆完,羅珊珊就扭著腰端著滿滿一杯紅酒過來 了:「宋玉珠,你可來晚了,趕緊的,乾了這杯給同學們賠罪。」

有起鬨的,有叫好的。

我站起身,齊林緊隨而起,要伸手替我擋。

我扯住 他手肘處的袖子:「沒關係,我自己來。」

他放下手,我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羅珊珊諷刺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倆沒分手呢。」

「哎呀,你可別搗亂了。

萬一人家想再續前緣呢?」

有人扯著羅珊珊離開 開始,又是一陣起鬨聲。

我笑而不語,坐下來,才聽到大家都在聊什麼。

畢業八年,有的人衣著光鮮亮麗,已經是成功人士;有人樸素潦草,為生活庸 碌奔波。

我甚至聽到隔壁桌當年也是女神的班長,正在給她當初最看不上的 追求者推銷保險。

餐碟里,齊林遞來一隻我最喜歡的香芋蛋黃酥:「吃點東西壓一壓。」

什麼都變得面目全非,他卻還記得我的喜好。

突然我就很想哭,於是我又站了起來:「我去洗手間。」

我紅著眼睛,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站了很久,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點恍惚。

和 他們相愛、分手,都是在二十歲的時光里,怎麼一晃就十年了呢?

他走的那一天,我一個人蹲在機場裡號啕大哭,狼狽至極,像個被主人丟棄 的寵物。

後來他再打來求和的電話,我一通沒接。

然後,我們就成了彼此生命里的一個「前度」,某個「前度」。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