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庭廣眾之下,我用嘴堵住他的嘴,宣示主權

2022-02-14     緣分     9785

【本文節選自《戀愛野心家》,作者:言情控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大庭廣眾之下,我用嘴堵住他的嘴,宣示主權

莊思遠是那種貼在光榮榜上高高在上的法學大才子,而我只是仰視他芸芸眾 生裡面的小塵埃。

不是我不夠勇敢,而是喜歡他的人太多了,沒點本事都不好承認。

就拿宿舍里的李莫雪來說,播音系系花,夠豪橫吧。

典型白幼嫩的外表,吹 拉彈唱樣樣出色。

就這麼個人見人憐惜的大美女,在一個陽光明媚午後邂逅了莊大才子。

李系花說:「好巧啊。」

莊大才子不說話,低著頭看書。

李系花說:「你覺不覺得今天有點冷?」

莊思遠斜了她一眼,涼涼地補刀:「門口太陽大,你出去站站吧。」

而對於莊思遠這般直男操作,高傲得像只孔雀的李莫雪卻還是甘之如飴。

逢 人就誇他潔身自好,君子如蘭。

說起這個故事,都不忘感慨一句:「果然只有五官長得好,三觀跟著五官 跑。」

是的,莊思遠就是這麼個才華出眾,顏值爆表的存在。

甚至成為一種量詞般存在,例如招聘時:超高福利政策,能頂半個莊思遠! 就這樣,只是派傳單的兼職招聘,當晚招聘人員郵箱爆了。

從經濟學角度來說,喜歡就意味著市場,鍾恆就是這麼個把握商機的人。

在我尾隨莊思遠的某天,鍾恆把我堵在牆角,弱弱地問句:「要貨不?」

他邊和我說話,眼睛還四處亂瞄,一副生怕別人發現他和我有聯繫的樣子。

啊這,我熟,一定是賣片的!鐵窗淚,日子越過越有盼頭! 我果斷把鍾恆推開,沒跑幾步,鍾恆一把把我撲倒在草叢裡,我咽了下口水, 鍾恆往前向我靠近一步,我就往後挪一步。

或許是我表情太過驚恐,鍾恆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我,然後從兜里掏出個大寶貝, 問:「莊思遠遊戲好友位,加嗎?」

我看了看不懷好意的鐘恆,再看看遊戲頁面莊思遠亮起來的頭像,屈辱淚水 從嘴角滑落。

鍾恆這個生意人就是講究,一個好友位,替打卡半學期跑步。

他說:「錢我 不感興趣,做事我更不感興趣。」

鍾恆聽到我的抱怨,安慰道:「做情人需要緣分,但做兄弟需要一句話,約 嗎?」

我雖大受震撼,但深以為然! 於是,我故意去玩個葬愛家族的遊戲 ID 偽裝自己是個鄉土氣息濃厚的人、性格 老實的漢子。

而我為了加莊思遠的遊戲好友,硬撐著幫他周圍同學跑了半個學期的步,代表 為打卡,活生生把我那微胖身材逼往健碩型發展。

原本一切都很美好,我菜故我浪,他神故超神。

在網際網路里有社交牛逼症的我,從來都無所畏懼流言蜚語。

「又有金主爸爸陪玩虐菜。」

「程咬金你是來秀智商下限的嗎?」

「又是來人間湊數的一天。」

面對敵方的質疑,我當然毫不留情地回懟! 「就你這秒送速度,起碼比床上堅持得久。」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