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認識的男人我不斷投喂紅包和禮物,受挫後,我想起了我的初戀

2021-11-21     昀澤     18996

【本文節選自網文《絕望的愛人:我的婚姻搶救無效》,作者:真實故事計劃,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網上認識的男人我不斷投喂紅包和禮物,受挫後,我想起了我的初戀

戀人們的關係在校園時代總是純粹,進入社會後,愛情被膨脹的物慾染上灰塵。高考結束後,女孩劉月和初戀航宇在一起,航宇打工供她讀完大學。大學畢業後,渴望更廣闊世界的劉月發現,曾經的人生踏板成為她新生活的路障。

我換上紅色中式旗袍,踩著6cm的高跟鞋,小心翼翼地端著剛出鍋、還咕嚕咕嚕冒泡的酸菜魚。或許是因為太緊張,腳底打了滑,整盤酸菜魚傾倒下來,滾燙的湯汁澆在左臂,瞬間起了一圈水泡。

做兼職服務員的第三天,我便燙傷了。得知消息,男友航宇從上海趕來,看到我塗滿藥膏的手臂,他一臉心疼,「大學生最主要的任務是學習,而不是浪費時間做這些人人都能幹的事」。

航宇又說,「以後我給你錢,就當你給我打工吧。」我堅決地拒絕了。

我在河南一所高校讀大一,航宇在上海一家地產公司做租房中介。我知道他收入不高,上海開銷大,吃飯房租人情往來都要花錢。每隔兩三個月,他來學校看我一次,為省錢,每次都坐近17個小時的火車硬座。

航宇沒再提這事。我們沿著操場外圍散步,航宇手搭在我肩上,聽我興奮地談論著學校的新鮮事。兩人都走累了,他脫下外套,鋪在草坪上,讓我枕著他的腿躺下。

航宇捏了捏我的左臉,「月月,你上大學為了什麼?「

「換種活法吧。你看我表姐結婚後困在家,一輩子圍著老公孩子轉。想想就沒勁。」

「那你更應該把精力放在學習上。等畢了業,多的是掙錢的機會。」我被說服了。航宇笑笑,認真記下我的銀行卡帳號,說每月一號準時給我打生活費。

我讀大學的這四年,航宇在上海跑過工地,擺過地攤,跟過運輸,高中畢業的他換了好幾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做不久。我肯定他余錢不多,不過承諾給我的生活費,他從未推遲過。

我們約好每晚八點通電話,室友們得知我有一個社會上的男朋友,看我的眼光曖昧起來,學校也有了風言風語。偶爾我在水房洗衣服,會聽到背後有人小聲議論。

獨來獨往慣了,我懶得解釋。航宇做的是正當工作,我們和其他情侶沒什麼不同,儘管我花著他的錢,但我始終認為我是被資助、而不是被他圈養的關係。

有一年元旦,航宇來學校看我,我們依偎在逸夫樓下看同學玩輪滑。我對他說:「你知道嗎?有人說我被包養了。」航宇笑得直不起腰,「那我可賺大了,這點錢還能包養一個老婆」。

我站起來,作勢要打他,「誰是你老婆?」航宇把我拉進懷裡,用手捂住我的頭,「天真冷,別凍著我老婆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