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斷片我被一個男人睡了,只記得他趴在我的身上,弄疼我了

2021-11-21     昀澤     9521

【本文節選自網文《驚奇人物檔案:真實而隱秘的人生一角》,作者:日談公園,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侵刪】

酒後斷片我被一個男人睡了,只記得他趴在我的身上,弄疼我了

愛上「施暴者」的女孩

一睜開眼,我發現自己睡在一張陌生的床上。脖子上壓著一隻男人的手,手的主人正在酣睡。窗簾敞開著,我赤身裸體,身上連張被子都沒有,他也是。

腦子裡僅剩的記憶,是男人趴在我身上,將我弄疼了。我大聲說不要,他俯下身子,像哄一個孩子:「你小點聲兒。」 地上四處散落用過的紙巾,中央躺著一個寫著日文的大紅色 0.01 安全套包裝盒,證實了我的回憶。

我爬起來,拾撿床下散亂的衣物。黑色西褲上有一大塊幹掉的嘔吐物,細看發現,衣服的袖子上也有。眼鏡丟在角落,鏡架像被外力強扭過,歪向一邊,無法帶了。

房間裡瀰漫一股酒精和餿飯混雜的沉悶臭味,熏得我立刻想走,但又覺得沒有禮貌。我搖了搖床上的男人,小聲說:「我得走了。」他微微睜開眼,一副饕餮過後的慵懶模樣,說好。

酒後斷片,腦子像被一片白光抹去記憶,也抹平了情緒。走在路上,我才開始懊惱生氣——剛剛,我為什麼要對這個人展現禮貌,為什麼不質問他對我做了什麼?

前夜,我獨自去看演出,在檢票口碰見了熟人明子。明子滿頭髒辮,指著遠處一位正跟幾個年輕姑娘聊天的男人,說:「我最近跟著旭哥,在做一些實驗音樂。」他介紹,旭哥是個人脈資源廣,社會地位挺高的音樂製作人,這場演出的場地他也有股份。

演出快開始了,旭哥回到明子身邊,跟我打了個招呼。檢票時我排在他們後邊,旭哥對檢票小哥說:「她跟我們一塊兒。」檢票小哥飛速在我的手背上蓋了個戳。

旭哥看起來年紀比場內的樂迷都要大,他皮膚有些鬆弛,唇邊長滿胡茬,目光不時掃視場地,仿佛自帶威嚴。不斷有人走過來跟他打招呼,他遊刃有餘地回應,手握一沓酒票,分給了相熟。

我想到一個詞,老炮兒。

演出結束,旭哥邀請我和明子一起吃宵夜,我答應了。大學畢業後,我在一個事業單位工作,每天朝九晚五。我喜歡文學和藝術,但在這座一線城市,我沒有可以交流這些話題的朋友。我一直期待生活里能發生些刺激的事情,來拯救我無聊又寂寞的人生。

我們上了一輛特斯拉,旭哥在前面開車,突然狠狠加速,說:「這樣的車才是未來。」他打開自動駕駛功能,雙手離開方向盤,讓車自己行駛在高速路上。

時不時地,他轉頭看我一眼,明子尷尬地看向了窗外。我有些不知所措,但這種被特殊對待的感覺,也讓我隱隱地開心。

目的地是一家日料餐廳,到了地兒,旭哥指引我們坐到榻榻米上,熟練地點酒點菜,全程,眼睛幾乎從未從我臉上移開。他問我最近在讀什麼書,我說布考斯基的詩集,他即刻背了一段,說:「下次我送你一本英文原版,很少見到漂亮女孩愛讀書的。」 還沒反應過來,我面前的小杯子已經倒滿了清酒。旭哥侃侃而談,某次受邀去日本一個鄉下參加藝術節,他們一伙人去吃鐵板煎熊肉,喝的就是這個酒,熊肉的味道,像是更膻些的牛肉。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