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背著我養小三,我拿出他的不孕報告後,他才知道自己被綠了

2021-11-23     昀澤     26717

【本文節選自《年輕不需忍:都市情仇、極致愛恨和精彩反殺》,作者:黑月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老公背著我養小三,我拿出他的不孕報告後,他才知道自己被綠了

1.

我和周子明結婚三年了,恩愛有加,這兩年我們想要孩子了,可備孕了兩年都沒反應。

後來無奈我去醫院檢查,結果是輸卵管堵塞……

雖然我有些嬌縱任性,但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怎麼就懷不上孩子了?

我不信命,開始一趟趟地往醫院跑。

今天是我做輸卵管通水的日子,周子明有重要的工作沒辦法陪同,我只能自己去醫院。

躺在手術台上,當藥水穿過我身體時,下腹傳來劇烈疼痛,我咬緊牙床緊緊地抓

著床單,硬是沒動一點,可下了手術台還是忍不住哭了。

真的好疼,好疼……

等候區里,我哆嗦著,拿出手機給周子明打電話。

「子明,你能來接我嗎?」我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周子明無奈的聲音傳過來:「珊珊,不行啊。工地的材料質量出了事,這是爸爸

交待我的事,不能不完成啊。是不是很疼啊?你先休息休息,都怪我,沒提前安

排好時間。」

當初我們戀愛的時候,爸爸和哥哥都不同意,因為我家的經濟條件太好,而周子

明只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伙。

這些年他在我家過得不容易,特別是我爸和我哥的吩咐他一刻不敢怠慢,生怕做

不好被責罵,聽他這麼說,我瞬間沒了怨氣。

我說:「你忙吧,也沒多疼,我再休息下回家躺躺就好了。」

子明隔著電話親了親我:「好,晚上我給你做好吃的補一補。」

我雖然失落,但想到子明的難處也就理解他了。

只不過,我捂著肚子出醫院的樣子的確不好看。

「肖總?」

在醫院門口,我痛苦地蹲在路邊,忽然有個女人向我靠近,她很面生。

2.

「你是?」我並不認識她。

她伸手扶起我,同時向我解釋:「肖總,我是周總新來的助理小馬,剛到公司一周。」

小馬環顧一圈,疑惑地問,「肖總,就你自己嗎?」

「嗯。」

我依舊很疼,不想多說一個字。

「肖總,我送你回去吧。」

這時候我是真的難受,有個人幫忙自然是感激不已:「謝謝。」

小馬笑著說:「肖總,這是應該的,我還得謝謝周總不計較我懷著孕讓我入職,

還准我請產假來檢查呢。」

小馬說著低頭撫摸還算平坦的小腹,臉上全是母性的光輝。

懷著孕入職?

我微微錯愕了一下,是誰做的決定?助理工作量那麼大,招一個孕婦出事了怎麼辦?

讓我意外的是,小馬扶著我上了我自己的車。

這輛寶馬七系是我畢業時哥哥送我的,開始是周子明在開,後面他換了跑車,這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