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把房賣了,帶著繼母去看世界,現在卻讓我每月給他4000生活費

2024-02-29     緣分     5650

在一個寒冷的冬日傍晚,家裡的溫暖與外面的寒風形成鮮明對比,但這種溫暖並未能緩解我和爸爸之間的緊張氣氛。廚房裡,鍋碗瓢盆的碰撞聲似乎都在為即將到來的爭吵做著預演。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幾乎是吼出這句話,聲音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和憤怒。

爸爸站在餐廳的一角,他的臉上帶著一種堅定而又有些逃避的表情:「我是認真的,我覺得我有權利過我想要的生活。」

「權利?你的權利是建立在把家底都掏空,然後讓我負擔你們所謂的『看世界』的夢想上嗎?」我感到一種被背叛的痛苦,這種感覺遠比寒冬的冷風更令人難以忍受。

旁邊,繼母默默地站著,她的表情難以捉摸,似乎在這場爭吵中保持中立,但她偶爾投向我爸爸的眼神里,我讀出了一種支持。

「你不懂,我們年紀大了,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是我們的夢想。」爸爸的語氣裡帶著一種淡淡的辯解。

我爸把房賣了,帶著繼母去看世界,現在卻讓我每月給他4000生活費

「夢想?你用賣掉家裡唯一的房子來實現你的夢想,現在卻要我每個月給你們錢?你們想過沒有,這對我意味著什麼?」我的聲音越來越高,情緒幾乎失控。

爸爸嘆了一口氣,似乎在尋找合適的話語:「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公平,但我總以為你會理解我…」

「理解?我理解你拋下我和媽媽的責任,帶著繼母去實現所謂的夢想嗎?」我打斷了他,無法掩飾心中的憤怒和失望。

房間裡的氣氛變得更加凝重,每個人的呼吸都清晰可聞。這場爭吵不僅僅是關於錢的問題,更是對家庭責任、父子關係以及個人夢想之間衝突的直接體現。

我站在那裡,看著爸爸,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一方面是對他決定的不可理解和憤怒,另一方面,深埋心底的,還有對這位曾經是家中支柱的男人的關心和愛。

隨著我們的對峙持續,我感到必須深入了解這突如其來的決定背後的真正原因。爸爸和繼母坐下來,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些,但仍舊充滿了緊張和不確定性。

「你記得嗎?你媽去世後,我就一直在說想要去旅行,看看外面的世界。」爸爸的聲音低沉,帶著一種追憶往昔的情緒。

我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湧起對母親的思念:「我記得,但那時候我以為你只是說說而已。」

「我也以為我只是說說。」爸爸苦笑一下,「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開始意識到,如果不現在去做,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我爸把房賣了,帶著繼母去看世界,現在卻讓我每月給他4000生活費

繼母也開口了,她的聲音溫柔但堅定:「我們知道這個決定很自私,但我們也想過我們自己的生活。賣掉房子,是我們能夠實現這個夢想的唯一方式。」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