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叫大哥,叫老公」,酒醉我拉陌生人領證,一夜間喜提婦女身份

2021-11-25     昀澤     48867

我一愣,「車租的?」

溫子寒就跟看神經病似地瞅了我一眼,應了句,「對,包年的。」

這讓我不得不對溫子寒跟我結婚的企圖重新進行思考與審視。

圖色?人家的小臉在那兒擺著,跟我在一起怎麼看都是他吃虧。

圖財?我那輛二手小 Polo 還沒人家一個車軲轆貴。

怎麼就跟我扯證兒了呢!

我不自覺問出了聲兒,這廝倒也沒客氣,直言不諱,「大概是圖你喝酒一口悶,完事兒直接向我求婚的勇氣吧。」

我:……

「意外結婚,對方不肯離婚怎麼辦」。我搜遍了知乎,也沒能找到答案。

現在的人都這麼沒生活嗎!?

惱怒的剛暗滅手機,李青松的電話就打了進來,說一會兒來我家搬東西。

李青松就是害我深夜買醉的罪魁禍首,跟我談了幾個月相親認識的前男友。

分手的原因並不體面,他說愛上另一個姑娘了。

奇恥大辱。

輸人不能輸陣,李青松背叛我在先,說什麼我都不能在他面前表現得太慫,好像離了他就沒人要似的。

我看了眼溫子寒,「一會兒有什麼安排嗎?」

對方搖頭,我心一橫,「陪我回趟家唄。」

溫子寒這人雖然回答問題的時候賤嗖嗖的,但從不主動拋出話題,比較安靜。

跟我回家也沒問原因,來了就隨遇而安地坐在沙發上玩手機,一副被人賣了都不介意的樣子。

就這生活態度,喝多了跟我扯證也確實可以理解。

我正給這位爺洗水果,突然密碼鎖傳來聲音。

李青松也沒跟我打招呼,自己就直接進來,看見溫子寒眉頭一皺,「他是誰?」

「跟你沒關係。」我冷著臉走過去,「你的東西我已經收在箱子裡了,直接搬走吧。」

「徐子……」

李青松還想說話,溫子寒從沙發上站起來,「老婆,我渴了。」

一個「老婆」劈的我外焦里嫩。

李青松比我反應還強烈,眼珠子都要瞪出來,「老婆?」

溫子寒從胸口再次掏出早晨才在我面前嘚瑟完的小紅本,飛速在李青松面前晃了晃,「剛扯的證兒,麻煩您拿了東西趕緊走,別影響我們夫妻二人世界。」

「我們昨天才分得手!」

李青松盯著我,表情扭曲得像是要把我吃掉一樣。

「是啊,託了你的福,不然徐子還不會這麼快答應我呢。」

溫子寒說得煞有其事,走到我跟前牽起我的手捏了捏,親熱的我們仿佛當真是夫妻。

李青松彎腰把箱子搬起來,頭都不回地走了出去,門被關得震天響。

「不是我說,你挑男朋友的水平真一般。」

人走了之後,溫子寒撒開我的手嫌棄地撇了撇嘴。

我也不得不承認。

還沒開口,就聽溫子寒繼續說道,「不過挑老公的品位還行。」

我一時間分不清他是誇我還是夸自己。

03

事實證明,李青松這個人確實不行。

不但人渣,而且嘴碎。

「別叫大哥,叫老公」,酒醉我拉陌生人領證,一夜間喜提婦女身份

隔天一早我的老母親就直接衝到我家,一言不發挨個房間轉悠,「說,你把人藏哪兒了?」

我怒不可遏,明明是李青松出軌在先,現在居然還倒打一耙跟我媽告狀,這是多大的臉。

我聲情並茂地說完李青松的惡劣行徑,結果不但沒博得同情,反而被我媽揪住了把柄,以我看人眼光不行為由,非要讓我把溫子寒喊出來把把關。

「要麼聽我安排去相親,要麼把這小伙子約出來給我見見,你自己選。」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