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一年,老公只要在別的女人那受屈,晚上就會在床上折磨我

2021-11-25     昀澤     11407

【本文節選自《非常規愛上你:脫軌愛情故事集》,作者:酒釀百香果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結婚一年,老公只要在別的女人那受屈,晚上就會在床上折磨我

1

所有人都說我和顧清明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過是顧清明的一個玩物罷了。

新婚當夜,顧清明就明確告訴我:「林兮,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但我不會愛你。」

切,我也只是貪圖他的錢財,誰要他愛。

對,我只貪圖他的錢財,雖然顧清明長得很帥。

從嫁給顧清明的第一天起,我就沒有享受過做女人的幸福。

如果不是我爸爸讓我嫁給顧清明進行家族聯姻,要靠顧家的勢力將快要破產的林氏從生死邊緣拉回來,我早就將他從我的床上踢下去。

但是為了怕傷顧清明的自尊心,我還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然後欲言又止地喊了他一句:「清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顧清明對我的表現很滿意,從他第二天就大筆出手資助林氏集團可以看得出來。

後來我才知道為什麼顧清明不會愛我,因為他愛著別人。

那個女人我見過。

和顧清明青梅竹馬長大的許悠薇。

嘖嘖,長得確實很清純大方,美得不可方物。連我一個女人看了都自愧不如,想要占有。

可惜,許悠薇不愛他。

顧清明在許悠薇面前,就是一個十足的舔狗。

真可悲呢。

每次在許悠薇那裡吃癟,顧清明就回來折磨我。

折磨吧,我是他名媒正娶的女人,他也只能折磨我。

沒用的狗男人都只會欺負自己的老婆。

我知道,他想在我身上得到征服許悠薇的快感。

可是我忍著就是不出聲。

我要氣死他。

顧清明對我的反應很不滿意。

每到此時,我才會發出聲音,發出無比得意的笑聲。

當然,在顧清明眼裡,這笑聲一定無比的刺耳。

可惜,他拿我沒有辦法。

我喜歡看顧清明泄氣的樣子。

他喜歡折磨我,我就每次這樣回擊他。

來呀,互相傷害啊,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半年以後,顧清明開始很少回家,除了一些重大場合他要帶我出面,他才回來寵幸我。

我不知道他住在哪,和哪個女人住,我也不想打聽。

這樣井水不犯河水很好,相安無事,我樂意做這樣的顧太太。

如果沒有再次遇到賀言的話,我想,我還會繼續做一個這樣無趣又守寡的闊太太。

2

商業酒會上,我一襲白色長裙挽著身材高大挺拔的顧清明。在外人看來,我們可不就是一對恩愛的夫妻,登對的壁人嘛。

然而,酒過三巡,臉面裝扮完,顧清明就鬆開我和別人去談生意去了。

我也樂得清閒,不用裝高貴,一個人在美食區不顧形象肆無忌憚地吃東西。

栗子小蛋糕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吃。我一口氣能打八個!

就在我的嘴巴里塞的全是鼓鼓的栗子小蛋糕時,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