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結婚了,我卻覺得我失去了全世界

2024-05-21     緣分     7452

文:輕風

妹妹結婚了,我卻覺得我失去了全世界

我叫羅曉偉,27歲,是一名餐飲店的廚房員工。從18歲開始,我就輟學打工,一直幹著廚房夥計的工作。

在我被確診為抑鬱症患者之前,我從來不知道抑鬱症是一種病,而且是一種很危險的病。

我也不知道,原來情緒低落,悶悶不樂,自卑傷感,久了也是一種病。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覺得人生無望,情緒很低沉,工作上得過且過,完全提不起精神。我以為我只是不開心而已。

我也是後來才了解,抑鬱症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心理疾病,抑鬱症患者可能不會做出傷害他人的事情,但是常常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比如自殘、自殺。

就像2016年9月16日,中國內地一影視明星因為無法抵抗抑鬱症的折磨,最後選擇了自殺,英年早逝,令人扼腕。

我被確診抑鬱症是在參加妹妹曉菊婚禮的那天。

那天,我和奶奶,還有我的父親羅中華,繼母林佳人去了男方家。妹夫的家在外省,離我們200多公里。

妹妹結婚了,我卻覺得我失去了全世界

妹妹的婚禮辦得很隆重,婚禮現場熙熙攘攘,朋友親戚、街坊鄰居都聚在一起看新娘,觀婚禮,人聲鼎沸,熱鬧非凡。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快樂的笑容,除了我。

我看著妹妹身穿正紅色的禮服,被妹夫緊緊握著手,穿行於宴會的賓客桌間逐一敬著酒,他們的臉上禁不住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能感受到此刻的妹妹心裡是多麼的幸福。我從心裡真誠地祝福她,可以與妹夫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只是,我的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笑容,心裡絲毫感覺不到同等的高興和快樂,反而因為這樣的喜慶增添了幾絲深深的絕望,內心情緒更悲傷了。

說實話,我不希望妹妹這麼快就嫁人的,雖然她也到了適婚年齡,但我還是自私地希望她可以呆在我的身邊更久些。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妹妹已經形成了一種依賴心理。

妹妹結婚了,我卻覺得我失去了全世界

我的家庭是一個重組家庭,我5歲的時候,我的母親和我的父親離婚了。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里,記住最多的場景永遠是媽媽像個潑婦似的罵罵咧咧,一句又一句難聽的話伴隨著她尖銳的聲音從她口中擠出;父親則是紅著雙眼,面目猙獰,或是用更高音更粗俗的話還擊,或是跟母親相互摔東西。

他們一旦吵架,家裡的黑白電視,古老的木製茶几,陶瓷茶壺和茶杯,廚房裡的陶瓷碗、盆、鍋等,都無一倖免地被摔個粉碎,連我最愛的陶瓷存錢罐也未能逃過一劫。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