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2022-05-09     言諾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01-

彩禮,是中國自古以來婚嫁時的傳統習俗,可如今,卻成為了一些重男輕女的父母的談判條件。

這些重男輕女的父母,他們從來在乎的只有兒子的前程和利益,女兒只是他們用來滿足兒子的工具罷了。

這種完全不顧女兒感受,只管兒子的行為,不僅是一種經濟上的勒索,更是感情上的綁架。

一個身在這種家庭的女兒,她的人生毫無疑問是悲哀的,如果她足夠果斷有魄力,能夠斬斷和原生家庭的關係,那未來可能會少受很多苦。

可悲的是,大多數女人,對這種病態的家庭關係都無能為力,她會慢慢的從被動變得主動,成為一個在擇偶時,人人避而遠之的「扶弟魔」。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02-

汪春紅是家裡的姐姐,從小汪春紅就被父母教育,一定要幫助弟弟汪春林,在弟弟有困難的時候不能袖手旁觀,一家人要一起共渡難關。

可是,父母卻從小教育汪春林,姐姐幫弟弟是理所應當,天經地義的,他不用太客氣,想要什麼直接開口。

汪春紅憑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重點大學,在大城市上了大學,見識了更多的人和事之後,她才發現外面廣闊的世界裡很少有女人把弟弟當作自己責任的一部分。

可是,父母一直告誡她,她是姐姐,要幫助弟弟,一家人要相信相愛,說得多了,她還挺為自己自豪的,覺得自己像個大人一樣,扛得起責任。

大三的時候,汪春紅和伊澤宇戀愛了,大學畢業兩人留在了同一座城市,打拚幾年後,兩個人的感情依然穩定,結婚之間事情自然就被提上了日程。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伊澤宇的父母是高中教師,一輩子教書育人,也很開明善良,汪春紅感覺未來公公婆婆對她很熱情,所以拋下了見家長的忐忑和不安,真心喜歡上了這一對有學識有文化的長輩。

伊澤宇的父母看汪春紅學歷高,長相好,又穩重,也很是喜歡,這次見面可謂是皆大歡喜。

見完了伊澤宇的父母,兩人打算回一趟汪春紅的老家,在回去的路上,汪春紅表現得很忐忑。

她知道,自己家庭條件一般,在伊澤宇面前總有一股揮不去的自卑感。平時汪春紅沒覺得兩人的家庭條件不合適,去了伊澤宇家,才知道兩個人的家庭有多大的差別。

伊澤宇知道汪春紅的不安,一路上都在安慰她,說他愛的是汪春紅這個人,而不是其他的附加條件。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03-

汪春紅的母親早就知道女兒會帶男朋友回來商量婚事,當天做好了一桌飯菜等待著。

兩人到的時候有點晚了,汪母也沒招呼兩人休息,也沒說給准女婿拿點水果,只是一直在打聽伊澤宇的家庭情況,聽到伊澤宇家境不錯後,笑得嘴都合不攏。

吃過飯以後,伊澤宇正式向汪家提親,汪母表示,她的女兒是重點大學的畢業生,還在大城市裡有一份工作,人又漂亮,彩禮不能低於二十五萬。

伊澤宇聽懵了,他知道汪春紅的老家看重彩禮,但也沒想到竟然一開口就是二十五萬,他們家雖然條件不錯,但結婚要買房買車,還有婚禮酒店,這哪一項都是大錢。

而且在來的路上時,汪春紅已經說過了,在他們這個地方,十二萬彩禮就算是最高的了。

他實在沒想到,汪春紅的父母會這樣獅子大開口。

「女兒,把彩禮漲到三十萬,正好給你弟買輛車」「媽,他退婚了」

伊澤宇和汪春紅商量,希望她能和她母親商量商量,彩禮少給一點。

汪春紅卻說,她母親向來強勢,而且從來不聽她的,這一筆錢伊澤宇能不能回家和自己的爸媽商量一下。

伊澤宇只好自己和汪母談判,但沒想到汪母的態度很堅決,彩禮錢一分錢都不能少。

汪母說,自己家的春紅,漂亮又聰明,又是名牌大學畢業,在城市裡還有工作,二十五萬不是一個過分的數字,如果伊澤宇不答應,後面還有大把排隊的人。

伊澤宇沒有辦法,只好回家和父母商量,伊家父母表示,給二十五萬彩禮可以,但是這筆錢不是拿給汪家的,而是拿給小兩口新婚用的。

汪母卻公然地表示,汪春紅這筆錢是屬於她小兒子汪春林的。姐姐結婚,彩禮錢留下來給弟弟,天經地義。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