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我一把抱起妻子進新房,可她卻讓我看視頻:這是我前夫

2021-12-01     昀澤     5139

我57歲,昨天跟40歲的麗娜新婚之夜,當親友都散去後,我一把抱起麗娜進新房,可是她卻讓我看一段手機視頻說:這是我前夫,我有一個要求,這和我前夫有關,希望你能答應我。

我今年57歲,是一名工廠的幹部,以前年輕的時候受了點工傷,身體一直不怎麼好,但是管理能力不錯,所以一直在領導崗位上,前年工廠考慮到我的身體原因,讓我辦了退休在家裡,現在每個月6000多塊錢的退休金。

我原本工廠分了一套福利房,後來又在市裡買了一套房和老婆一起住,兒子結婚的時候給他也買了一套房是他的名字。

後來老婆因為淋巴癌去世後,我一個人住回了原來的廠區,因為廠區的熟人多,上班也更方便,而市裡的那套房子就租出去了,一個月3000多塊錢的收入。

現在退下來,我手上還有200多萬的存款,每個月差不多有10000元的收入,我兒子還給我3000塊錢的生活費,我基本上也用不著什麼,吃就吃在以前的員工食堂,平時和幾個老同志下下棋,參加一下社區的團體活動,感覺還是挺開心的。

前一段時間參加社區的群團活動的時候,我認識了我們的組織委員,一個年紀40歲左右的離異女人麗娜,她長得十分出挑,個子高高瘦瘦的,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身材非常好,頭髮也很長,一直垂到腰部以下,最關鍵的是她長著兩個酒窩,笑起來十分迷人。

說實話,老婆走了以後我就沒對別的女人動過心,因為我老婆也是一個標準的大美人,可惜命薄,50歲還沒滿就離我而去了,辛苦了一輩子剛剛到了要享福的時候可惜沒命享福了。

我看到麗娜的第一天晚上就失眠了,我還沒老,卻怎麼也睡不著,感覺像犯了老人病似的。

第二天我就到處打聽麗娜的情況,很快就有好心的女同事們去給我找麗娜說媒,這事兒傳出來,我還感覺挺不好意思的。他們熱心地組了一個飯局,把我和麗娜湊到了一起,吃過飯以後,他們都知趣地各自回家了,只留下我和麗娜,他們提出讓我送麗娜回家。

那天由於我們都喝了一點小酒,不能開車,而麗娜家也住得不遠,我們沿著河邊的小路一直走,我們聊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自從退休後我還沒走過這麼遠的路,但是那天和麗娜一路聊下來,我覺得這段路程卻一點也不遠。

從那天起,只要社團有活動,麗娜就會提前告訴我,而我們也有了更多接觸的機會,幾次接觸以後,我就正式向麗娜表白了。我把我所有的情況都告訴了麗娜,想告訴她,雖然我已經退休了,但是有足夠的能夠養活她。

而麗娜呢,跟她前夫離婚已經有4年多了,他們共同有一個13歲的兒子,現在是跟著她前夫的。接觸了一段時間後,麗娜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崇拜了,而且她還說,如果我們結婚了,她要再給我生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