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我不想努力了,想找個男人養我,住他房子開他車子

2021-12-03     昀澤     9854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貓打滾兒,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24歲我不想努力了,想找個男人養我,住他房子開他車子

我的相親對象,是大學時給我 59 分的線性代數老師。

見面後我嘲笑他:「陸老師,你怎麼三十了還沒對象啊?」

陸嚴 扶著桌面,打量我片刻,唇角輕勾:「當然是因為,我在等你啊。」

1

我二十四歲這年,仍然是母胎 solo。

公司里的前輩看不下去了,說要給我介紹對象。

原本我是想拒絕的,結果她掰著手指頭,給我細數對方的優點:「不到三十,有車有房,工作穩定,收入可觀。」

「最重要的是,長得很帥。」

就衝著這個帥字,我答應了她,和對方在公司樓下的咖啡館見一面。

其實我根本不相信。

畢竟年輕又有錢的帥哥,哪裡還能淪落到相親局。

然而當那道清雋修長的身影推開玻璃門,穿過走廊站在我面前時,我險些失手打翻了手裡的檸檬水。

「陸老師?」

瞳仁烏黑,皮膚素白,陸嚴這張寡淡的臉,配合漠然的神情,看上去有種生人勿近的氣質。

今天天氣熱,他穿著一件輕薄的白襯衣,扣子仍然端端正正扣到最上面一顆。

只有袖口的位置露出一截突出的腕骨,上面一顆小痣 ,平白添了幾分欲色。

客觀來說,確實很帥。

然而新仇舊恨湧上心頭,我只是握緊手中的玻璃杯,陰陽怪氣道:「哎呀,這不是陸老師嗎?您都要三十歲了,怎麼還沒對象啊?」

陸嚴撐著桌面,目光在我臉上打量片刻,爾後輕輕勾起唇角:「當然是因為,我在等你啊。」

2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我只是有點震驚,沒想到以陸嚴的條件,竟然會跑來相親。

陸嚴是我的大學老師。

大二時,他教我們線性代數,和我們結了仇。

因為我過生日,和室友在一起 KTV 通宵喝酒,第二天醉醺醺地跑去上課,陸嚴說要扣我們平時的分。

「我們又不是故意的,是學校臨時通知調課。」

我站在講台前,仰著頭,和陸嚴對峙。

那時候,我剛把頭髮染成鮮艷的火紅色,穿著一條十分誇張的裙子,渾身上下寫著「刺頭」兩個大字。

「活動是我組織的,就算要扣平時分,你扣我一個人的就行。」

陸嚴垂眼,神情淡淡地看了我片刻,忽然微勾唇角:「好啊。」

然後期末考試,他真的給了我 59 分。

我不敢置信,跑去院辦找陸嚴,結果他人不在。

同辦公室的老師很好心地告訴我,陸嚴去外面開會了,大概要兩小時後才回來。

「你可以先坐在這裡等他。」

沒想到,陸嚴回來得太晚,我已經坐在他的位子上,趴在桌上睡著了。

半夢半醒間,我被一股輕柔的力道推醒。

睡眼蒙蒙地抬起頭,就看到陸嚴站在我面前,仍然是神情冷淡的模樣,但眼神很嫌棄。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