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我睡了個男人,他身上到處是我的吻痕,事後床上留下一抹鮮血

2021-12-04     昀澤     4023

【本文節選自《轉眼你在我身邊》,作者:笑歌,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酒醉我睡了個男人,他身上到處是我的吻痕,事後床上留下一抹鮮血

1

「真的假的?你怎麼知道齊夏還是老剩女?」

「你是新來的,當然不知道,她是剩鬥士這件事,在咱們公司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齊夏剛走進洗手間,就聽到這麼火爆的話題。

「你說,她這麼大年紀了還不談戀愛,是沒人要,還是有什麼問題?」

齊夏眉頭一跳,二十四歲,她很老么?

另一人不屑地說道,「聽說她最近在四處相親,一副趕緊將自己嫁出去的樣子,不過像她那種女人,有哪個男人敢要啊?」

「有八卦!快說快說,她到底怎麼了?」

「她呀,聽說從小就沒了父母,還住了一段時間的孤兒院,最後被姨媽接回了家,像這種家庭出來的女人,有幾個是正常的?說不定她還心理不正常呢!所以相了這麼多親,還是沒有嫁出去!小西,你可要小心點兒,我看她最近和你關係不錯,不會是對你有意思吧?」

「啊,不是吧!好噁心啊!」

隔間裡的兩人同時叫著「好噁心」,根本不知道被她們八卦的對象已經將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

她不過是對新同事友善了一點兒,哪裡就像她們說的那麼噁心了?這些女人吃飽了沒事幹是不是!

羅西和陳麗從洗手間裡出來,還在嘲笑著齊夏,不料抬頭就看見齊夏雙手抱臂,笑意盈盈地看著她們。

「齊,齊夏……」

齊夏笑得異常燦爛:「你們也在,好巧啊!」

「是,是啊,我們已經好了,先走了……」

齊夏笑眯眯地揮手,「慢走,不送。」

剛說完,就聽到「砰砰」兩聲,穿著高跟鞋的羅西和陳麗狠狠地摔倒在地板上,陳麗痛得不顧形象大吼:「是哪個混蛋把洗手液倒在廁所門口了?」

「哎呀,你們沒事吧?我就說讓你們慢慢走嘛,看,現在摔倒了吧。」齊夏居高臨下的看著狼狽掙扎的兩人,冷笑道,「走得太快,當心會摔跤,同樣,話說得太多,也要當心閃了舌頭!」

自己不過是不想談戀愛,不想結婚,到底哪裡礙著她們了,偏偏要將她說得那般不堪!

齊夏鬱悶地坐到吧檯邊,隨手拿起酒杯喝了幾口,直到腦袋開始發暈,她才想起自己不能喝酒,只要沾一點酒就會醉,從小到大,姨媽都禁止她喝酒,今兒個一鬱悶,她把這事忘記了。

頭越來越暈,眼前的人影都變成了多重,她想給好姐妹打電話,但是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挎包。啊,挎包好像被她忘在聚會的包廂里了,齊夏恍惚地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往包廂走,腳下一個趔趄,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