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已婚男人,我們倒在地上時他眼神變得熾熱,用嘴堵住我的唇

2021-12-06     昀澤     10430

【本文節選自《世俗遊戲:通關者的狂歡夜》,作者:甜甜的兔子,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愛上已婚男人,我們倒在地上時他眼神變得熾熱,用嘴堵住我的唇

從沒想過,因為一段感情,我差點丟了性命,也從不知道,一段感情居然可以將人性扭曲成這樣。

張麗找上我的時候,我正在婚紗店,展示最新款式的婚紗。

「小雪,你能不能不要讓譚明跟我離婚,除了他,我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張麗聲淚俱下的求著我。

「你在說什麼?譚明跟你離婚?」我三分茫然,一分惱怒的看著她。

也是,一直以來,譚明雖沒有說過他有老婆,可是也沒有說過沒有。

我突然發現,我竟從來沒有刨根問底的問過他,或許,我真的什麼都不求,只想跟他在一起。

可是讓我詫異的是,譚明的老婆竟是張麗?

張麗突然脫了上衣,印入我眼帘的是她滿背斑駁的疤痕,橫七豎八的羅列在她細緻的背上。

我在想,如果沒有這些疤痕,這一定是個完美無瑕的身體。

「小雪,你看,我早就面目全非了!我求你,不要讓我們離婚,可以嗎?」聽著張麗毫無尊嚴的祈求,我的內心掀起了陣陣狂瀾。

我拿起衣服,輕輕替張麗套上。

「張姐,你快穿上衣服。」

張麗抬起頭,滿眼血絲的望著我,「你跟我來!」

她驅車 20 多公里,帶我來了一個舊倉庫,飛揚的塵土,充滿發霉得味道,我突然覺得雞皮疙瘩四起,有些害怕。

「你……你帶我來這幹什麼?」我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

「你看那些畫!」

我順著張麗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一幕。

那是一幅幅,只有後背的人體素描,每一副都是背部斑駁的疤痕,相互交錯的攀附在光潔的後背。

這……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張麗。

「這都是你嗎?」

張麗冷冷一笑,臉色一沉。

「確實有我,卻不是全部!你看看落款!」

我走近細細看了一遍那些娟秀小字。

愛母譚玲,譚明敬上。

愛妻林甜甜,譚明敬上。

吾妻摯愛,譚明敬上。

突然我的眼神落在最後一張。

上面修長的脖頸,線條流暢的背部肌肉,極為熟悉的側影,只是上面赫然出現的斑駁傷痕,讓我覺得瞳孔收縮,瑟瑟發抖。

下面一行小字,吾愛小雪,譚明敬上。

我後退著跌坐在地上,瞪著一雙恐懼的眼睛,看著張麗。

「本來不想把你牽扯進來,可是,你這姑娘太傻!」張麗沉默了一下道,「其實當年,我也跟你一樣,義無反顧的跟著譚明。」

我突然感覺腦袋中一陣嗡鳴,一把推開了眼前的張麗!

「你不用再說了!我是不會相信你的!」說著便飛速離開了那個讓人恐懼的倉庫。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