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前男友,我們急切找了個酒店開房,整個夜裡他都很失控

2021-12-09     昀澤     9506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深情部落,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偶遇前男友,我們急切找了個酒店開房,整個夜裡他都很失控

1

和周行知重逢是在一個老外的生日聚會上,那老外的相好是我一個不錯的姐妹,我過去純粹是給我這位朋友撐場面的——我在娛樂圈裡混了近十年,不管是名氣還是身價都是很拿得出手的。

往台上一站便得到了在場不少人的掌聲,我那朋友覺得很有面子,等我說完祝辭一下台,便跑過來抱我,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人群里的周行知。

顯然他也已經看到了我,我的目光投過去的時候,他拿著酒杯朝我舉了舉。

他帶了女伴,是個很年輕的女孩子,那女伴和我朋友的關係不錯,我和朋友剛剛分開,那女孩便跑了過來,人是極活潑的,背著兩手站在我們兩人中間,笑的甜甜的,說道:「素秋姐姐,我很喜歡你。」

明顯是追星女孩的神態,咬著唇角,露出一排白亮的牙齒,真是一朵小白花。

朋友說:「我可以證明,小白的手機桌面都是你的照片,連他的男朋友都沒有這份殊榮的。」

說著話朝不遠處的周行知看了一眼,小白扭捏起來,半垂著頭說:「他不是我的男友。」

從這話里我便聽出來,這女孩暗戀周行知。

因為沒有地方簽名,小白拉出自己的裙擺,我大手一揮在她那一看就價格不菲的禮服裙上籤上了大名,小白說:「我會珍藏一輩子的。」

後來小白走開,朋友在旁邊說:「這女孩的眼睛和你多像。」

我笑著說:「我看不出來。」

電話在這時響起來,我低頭看看,上面備註「小許」,朋友在旁邊看到,眼神微妙看過來,那時我已經把電話接起來,朋友壓低了聲音笑著說:「這又是哪一個?」

我沒理他,走出宴會廳去接電話,小許問我在哪裡,什麼時候結束,需要不需要他過來接。

這一連串的問題把我逗笑了,我說:「你跑了一天的龍套,不累嗎?」

他嘴倒是很甜,溫柔的地說道:「就是因為累才想快點見到姐呢。」

他說的輕鬆,但我知道跑龍套的辛苦,因為我也是那樣過來的,我其實挺心疼他的,說:「你先睡吧,姐姐要是結束的早就過去,但你別特意等我,知道嗎?」

他在那邊撒著嬌說知道了,我挺吃這一套,搞我都想馬上回去陪他了,但又知道回不去,只能好聲好氣哄他兩句,狠心的把電話掛了。

「要走了嗎?」

我轉身,看到周行知站在身後,不知道他是什麼過來的,又聽到了多少,我笑著說:「還得等會。」朋友不可能那麼早走的。

他站在那裡沒有說話,我打量他,七八年沒見,他竟比大學裡還帥,穿著板正的西裝,像電視劇里走出來的霸道總裁。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