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我被拐了,黑暗的屋子裡,眼看著旁邊的漂亮姐姐被男人玷污

2021-12-11     昀澤     29317

【本文節選自《肩上暖陽:她們曾與命運硬剛》,作者:司文沛 等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12歲我被拐了,黑暗的屋子裡,眼看著旁邊的漂亮姐姐被男人玷污

我出事前,家庭條件挺好的。

爸爸做生意,媽媽是教師。

我被拐賣後,天翻地覆。

別的姑娘被賣到窮山溝溝,給老光棍兒當生育工具,我更慘一點,被賣到金三角給人做人體藏毒。

我像只被掐住的小雞崽,給人綁雲南那邊的寨子裡。旁邊有個漂亮姐姐被拿鎖鏈鎖在床腿上,好幾個男人當著我面上她。

聽說那是個緝毒警的女兒,全家被殺,她因漂亮才留了條命。

我哆嗦著上牙打下牙,生怕他們也來上我。後來才知道,我 12 歲,前胸後背差不多,人家沒興趣。

從緬甸那邊人體運「貨」時,這些人喜歡找孕婦,毒品裝保險套里吞進胃,下身都塞滿。

孕婦做這個生意的不多,還不如買我這種小的,強迫一遍遍懷孕,孩子生下來弄死,掏空了也能做容器,一舉兩得。

可惜我才 12 歲,懷不了,胃也小,吞不了幾條,就稀里糊塗先養著。

老毒梟江漢來視察,他兒子江停雲跟他視頻,問他一會兒吃啥,他隨口說餃子。

他兒子非要等會兒吃餃子時跟他視頻,他打哈哈說好。

山裡的寨子,哪來餃子。

寵崽的江漢叫手下開車去買,百度地圖一下,最近的餃子館也要 120 公里。

面黃肌瘦的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撲進去抖著手指自己,說我會做,我會做餃子——登時三把衝鋒鎗頂著我的頭。

長著山羊鬍的江漢薅起我頭髮,左右開弓抽了兩嘴巴,「哪來的兔崽子?誰讓你進來的?會做是吧?」他看看錶,「行,你去。」

我將熱騰騰的餃子端上來,江漢一副慈父樣,笑呵呵夾著餃子和江停雲視頻,江停雲瞧見江漢身後一閃而過的我,說這妹妹,挺可愛。

就這一句,江漢將我帶回去給江停雲作伴。

江漢是悍匪,江停雲卻是個文弱少年,瘦高個,皮膚很白,鼻樑上架副黑框眼鏡,校服鬆鬆垮垮耷著,跟我學校里那些男孩子沒區別。

他對他父親的事,一無所知。

江漢將我叫進他房間,籠著手點菸。

江漢說兔崽子,你要敢在我兒子跟前瞎 BB,他薅我頭髮將菸頭往我眼睛裡按,說,我會讓你死的非常不體面。

江停雲人前人後兩副面孔。

江漢在,他就是個乖寶寶,滿畫面的父慈子愛,對我也有幾句口頭上的關心;江漢不在,他就是面無表情的透明人。

我每天將江家別墅打掃得乾乾淨淨,一大早給他按內網上 down 來的食譜變著花樣準備早餐。

江停雲性子沉,整天都不見笑,我搜腸刮肚給他講笑話,好笑了,他賞臉嘴角彎一下,差強人意了,他煩躁說你別打擾我寫作業。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