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從那天夜裡,我做了他3年情婦

2021-12-11     昀澤     9223

然而……我家很窮。

窮到什麼地步?沒錢買衣裳,表姐剩下的撿了十幾年。

初中在我那個村辦中學麼,倒也沒什麼,大家都窮,高中就不一樣了,首先我那身洗得發白的衣裳就特引人注目。

學校一個奇怪的男生常常帶群小弟堵我,各種口哨嬉笑,我抱著書低頭走,給他一把薅過去摟著左搖右晃。

旁邊一群傻叉起鬨著,我尷尬得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當時有個喜歡他的「社會姐」,知道這事後逮我暴揍,劃花了我的臉不說,還拍我裸照發到學校論壇。

我成績一落千丈,不敢跟同學對視,我總覺得在對方眼裡,我全身衣裳都被扒掉了。

學校叫警察處理那天,媽媽趕過來,一見警察就懵了,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劈頭蓋臉給了我兩個耳光。

她以為是我做錯了事,給她惹了麻煩。

只記得那天陽光很強,照在媽媽身上,我踮起腳來想湊近一些,可無論我怎樣努力,都看不清媽媽的臉。

我明白了。

原來我那麼努力地讀書拿成績,只是因為害怕。我只有不惜一切成為他們的驕傲,才能騙自己,騙自己說我是被愛的。

那層遮羞布被扯下,我被逼著正視自己,原來打一開始,我就一無所有。

3

我遇見一個少年,他把我捧在手心裡,放在心尖上。

做兼職給我買糖吃,買花戴,紅著臉找我說話,他說他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看我笑,一直看我笑。

他叫紀安然。

我很安全,像只小貓兒,蜷縮在紀安然懷裡,我抬頭一遍又一遍,說紀安然你不會丟開我的吧?

紀安然,你會永遠跟我在一起的吧?

紀安然摸著我的頭,不會,我永遠不會丟開你,我會陪著你,永遠。

我開始撒嬌,開始作,開始像其他女孩兒一樣,嘟嘴賣萌,柔弱撒嬌。

我開始憧憬,開始期待,期待著我的蓋世英雄,腳踏七彩祥雲來娶我。我們會有一個可愛的孩子,我每天精心為他們備好三餐,世事溫柔,歲月靜好。

畢業後,我跟紀安然異地。

那會兒日子真苦啊,我發了瘋地想念他,可我們兩三個月才能見一面。

後來我開始學習寫作。

寫出了點名堂,稿費能覆蓋我當時的工資後,我就辭職去他的城市跟他住一處。

我們都很開心。

我每天寫作,飯點做好飯,像只小貓咪一樣端坐在門口等他回來。

24 歲,我樂呵呵的問紀安然,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呀。

我的少年沉默著不說話。

我想,他可能有苦衷吧。

26 歲,我不小心懷孕了,我問他怎麼辦,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呀。

我的少年說再等等。

可這不是我第一次懷孕了。

我的少年給我了答案:購房國家限購,如果我們不結婚,以各自名義各買一套,那就都是三成首付,這是很划算的,可以省下很多錢,有利於用最少的錢實現最大的增值。

哦。

因為錢。

「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從那天夜裡,我做了他3年情婦

我明白了。

於是我沒日沒夜的工作,還找了兩個兼職,能拿到的錢比從前多了一倍,我很開心。可我不得不每日急匆匆地灰頭土臉,回到家倒頭就睡。

我的少年不高興,他說沈依依你怎麼不收拾房間呢,你這樣不像是在過日子啊。

我的少年有些煩躁,說沈依依,你到底是不是個過日子的人啊?

我有些慚愧,又有些委屈。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