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男友和小三死亡,他們被卡車裝得粉碎後,此後我時常噩夢連連

2021-12-12     昀澤     16209

【本文節選自《婚姻博弈:愛到絕境再逢春 》,作者:閃閃發亮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目睹男友和小三死亡,他們被卡車裝得粉碎後,此後我時常噩夢連連

我忘了這是第幾次突然在黑夜裡尖叫,後背的衣服被冷汗濡濕。

黑暗裡我不停的深呼吸,平息自己狂亂的心跳。

「徐妍?」

阿和被我吵醒,來到我的房間,穿著睡衣,身型散亂,目光並不聚焦——他是個大近視,也許心理醫生都是這樣。

「阿和……我又看到了……那個女人,那個穿紅裙子的女人,不對,她穿的是白裙子,那紅色的分明是血……」

我斷斷續續地說道,阿和起身輕輕地抱住我,靠近我耳邊安撫道:

「徐妍,那些都是假的,記得我對你說的嗎?只是你的幻覺,你的精神太緊張了。」

「那不是假的!!」

我用力推開他,他根本就不懂!!

每一天夜晚,每一次睜眼,都是同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是假的!!

「阿和,那個女人!我……」

「徐妍!」阿和打斷了我的話,他嚴肅地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沒有鬼,更不會變成鬼來夢裡找人索命,把藥吃了吧,快好好睡一覺。

阿和下床替我拿了藥和水來,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背看著我把藥喝下去。

我喝了藥,因為疲憊而捂住臉,擋住了早就因為過度流淚而發疼的眼眶。

阿和再次離開,房間裡回歸黑暗,即使這種情況已經在過去一個月內數次上演,但每次帶給我的恐懼感都是最新鮮的。

我看著被帶上的門,把含在嘴裡的膠囊吐在手心裡。

只有這一次,我無論如何也哭不出來。

01

我的名字叫徐妍,曾經是一位下海經商的舞蹈演員,也是心理醫生顧和的精神病患者,徐妍。

曾經我是蹁躚靈動的喜歡跳舞的人,直到目睹前男友和小三在我面前被一輛卡車撞得粉碎,從此之後我不僅無法跳舞,更患上了嚴重的應激障礙,顧和是我的心理醫生,也許是雛鳥情結作祟,我們從醫生和病患的關係很快地變成了戀人。

今天我又要去他的診所看病。

他的護士們看到我來都有些神色尷尬——因為我是這個診所里有名的瘋女人。

我有很多幻覺,比如經常會看到小三血淋淋的站在我的窗前,我低樂群性,不喜與人交往同時還有分裂性特徵,對周圍環境以及人聲極其敏感,簡而言之:我總是看見幻覺,和人接觸就會有被害妄想。

這半年來,守在我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我已經對他人驚詫和尷尬的眼光麻木了,我也痛恨多疑的自己,但只有阿和,不離不棄的陪伴著我。

曾經,我是這麼想的——直到我偶然一次因為外出出差忘吃了三天阿和開的藥,那三天我從未見過女鬼的臉。

那之後,獨居的時候我再也不吃藥了,只要藥停我就沒有幻覺,而阿和來我家過夜的時候我不得不當著他的面吃藥,那時的夜晚我就一定會看到女鬼。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