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公是不是很久沒碰你了,小三故意激我,給我看他倆的床上視頻

2021-12-12     昀澤     21961

【本文節選自《婚姻博弈:愛到絕境再逢春 》,作者:閃閃發亮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你老公是不是很久沒碰你了,小三故意激我,給我看他倆的床上視頻

1

兩周年結婚紀念日那天,我滿心歡喜地從超市出來,轉眼卻看到了我丈夫許嘉木跟他的秘書邱娜娜,兩人在大街上旁若無人地擁抱,那親昵的樣子仿佛這個世界就只剩下了對方。

我站在與他們相隔三米的地方,看著他們擁抱親吻,我很想衝上前去,把手裡的蠟燭砸在這對狗男女頭上。

比起邱娜娜不要臉的舉動,更刺痛我心的是許嘉木臉上掛著的那一抹寵溺的淺笑,因為,這種寵溺的微笑,許嘉木從來沒有給過我。

我深吸一口氣,閃著通紅的眼睛,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摸出手機給許嘉木打電話,一聲,兩聲,三聲,許嘉木拿起電話看了眼直接掛掉,我不死心,繼續撥打電話,終於,我打第二遍的時候,許嘉木不耐煩的接起了電話,問我什麼事情。

我說準備了燭光晚餐慶祝紀念日,問他什麼時候回來,他只是冷冷的回了句,晚上加班,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跟許嘉木戀愛五年,結婚兩年,我一直都知道,他心裡最愛的人並不是我。這段感情,從一開始就失衡了,我愛的太過於卑微,所以,我永遠比不上他的初戀邱娜娜。

沒有浪漫的求婚儀式,沒有誓言,沒有婚禮,我就傻傻的拿著戶口本跟許嘉木去民政局領了證。

我是平凡無奇的小透明,而許嘉木那時候是我們學校的校草,所有女生的夢中情人,我跟他領證的時候,我們那一屆包括老師在內都驚呆了。

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是我高攀了許嘉木。

2

凌晨一點,許嘉木滿身酒氣地回到家,看到我還坐在客廳里似乎被嚇了一跳,他隨便甩了一個小盒子給我,說是紀念日禮物,就去浴室洗澡了。

我打開那個盒子,裡面是一隻口紅,特別巧,就是我最最討厭的顏色——死亡芭比粉。

我冷笑。

再回到房間的時候,許嘉木已經睡了,在床的另一邊,背對著我。

我看著許嘉木,看著這個我幾乎愛到骨髓里的男人,這一刻,多年的委屈就像是洪水一般,瘋狂的涌了出來,發酵,發酸,堵得我心裡很不舒服。

這些年,我乖巧懂事,百般討好就怕他生氣,對他遷就忍讓……到頭來,這才發現自己卑微得像個傻瓜。

我和衣躺在許嘉木的身邊,我們明明是夫妻,明明睡在一張床上,卻覺得我跟他之間似乎有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這麼多年,我第一次有了離開他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我沒有幫他準備早餐,也沒有叫他起床,直接就出了門。等了一天,我也沒見到許嘉木給我的任何信息,或是電話。

我一直以為,只要我全心全意的愛他,對他好,就算許嘉木是一塊冰冷的石頭,終有一天也會被我焐熱的,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石頭是沒有心的,你永遠都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