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體面的工作後,我的親生母親偷換我的人生,將我送進精神病院

2021-12-12     昀澤     28530

砰地一聲!

我手中藏好的扳手狠狠砸在了她的頭上,不致命但也夠嗆。

另一個端著藥的護士看到這一幕,先是愣了兩三秒,隨後尖叫了出來轉身逃走。

我沖了出去,朝著外面大廳里的病友們大吼了一聲。

「臥倒!」

那些病友們很配合,齊刷刷成片的躺倒在地上。

這個裝病,臥倒的遊戲,我這個正常人和一群瘋子訓練了整整兩個月時間了。

病友們拖住了追來的護士和醫生。

我按照之前踩好的點,衝到了西側門,那邊是保潔們進出門的地方。

我同樣用扳手打暈看傻眼了的保潔,她正在和別人通話,手機都沒有來得及鎖螢幕。

我用保潔的手機轉過身錄下了大廳里的混亂局面,這家瘋人院的醫護收了很多黑心錢,對這些躺在地上的病人們自然沒有什麼好對待。

他們瘋狂的毆打著我的病友們,讓他們從地上起來。

我拿好了手機,換了保潔的衣服,急匆匆走出了瘋人院的大門。

這是我第十四次逃脫,成功。

我呼吸著真正自由的空氣,疾步朝前走去。

我的人生被偷走了,現在我要把它拿回來!

2.

正午的陽光毒辣異常,幾乎將我曬化了。

幸虧保潔員的外套兜里還有一些零錢,我拿出來打了個出租來到了華英公司。

這是我和老公白手起家,一步步創業,幾乎傾盡了我和老公培英傑所有心血的公司。

專門做服裝貿易,年營業額在千萬以上。

公司的名字是我的名字徐華和老公名字里各取了一個字湊成的。

我和老公感情很好,我們是患難夫妻,一步步扶持走到了現在。

我老公很同情我過去的遭遇,一直很寵我。

這一次我媽設局將我和我姐的身份互換,我其實最擔心我老公。

那兩個女人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我不知道我老公有沒有發現他身邊同床共枕的妻子已經換成了別人?

我下了計程車朝著公司的門口疾步走了過去,心頭壓抑不住激動和焦躁的心緒。

一旦老公知道我的處境,他一定會幫我的。

就在我站在了公司門口的時候,突然公司的玻璃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個子高挑的女人。

打扮的分外時尚,從頭到腳都是高定款的衣服,手上拿的那隻包差不多就十幾萬。

姐姐?

我忙向後疾步退開,躲在了一邊的垃圾桶後面。

我和老公創業艱難知道賺錢不容易,從來沒有背過這麼奢侈的包。

沒想到姐姐徐霞和我換了身份後,竟然揮霍到這種地步。

可老公培英傑一直都知道我的消費理念不是這樣的,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徐霞這個冒牌貨?

如果發現的話為什麼不來找我,還是他也出現了什麼意外?

我看著徐霞坐進了一輛新買的豪車,揚長而去,又在垃圾桶後面等了兩個小時。

此時我穿著保潔員髒污的衣服,守在垃圾桶邊,路過的人都把我當成了拾荒者。

找到體面的工作後,我的親生母親偷換我的人生,將我送進精神病院

我知道老公在公司里的固定時間表,他是個很自律的人,不管做什麼事都很講究時間觀念。

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不出意外老公會在這個時候從公司里外出,和那些服裝設計工作室談工作。

可現在已經快三點了,除了徐霞露了一面之外,到現在都沒有看到老公培英傑的身影。

不可能啊!

我又等了兩個小時還是沒有見到他。

不祥的預感勃然而出,我心慌得厲害,拚命壓制住自己想要闖進去的衝動。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