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開了一條縫,傳來女人的嬌媚聲,閨蜜和老公在我房間裡翻雲覆雨

2021-12-12     昀澤     10343

【本文節選自《婚姻博弈:愛到絕境再逢春 》,作者:閃閃發亮,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門開了一條縫,傳來女人的嬌媚聲,閨蜜和老公在我房間裡翻雲覆雨

1.

我緊緊攀著主臥的門,門開了一條縫兒,鑰匙都沒有來得及拔下來。

內室傳來一個女人嬌媚的笑聲。

「你就不怕那個死鬼來找咱們?」

「都火葬燒成了灰,還能怎麼的?」

我渾身像是被冰水兜頭澆了下來,不停地打著擺子。

我就是那個死鬼,準確地說我現在已經「死了」七十二小時零二十七分鐘。

我到現在都覺得,這就是我的一場永遠都醒不來的噩夢。

短短一個星期,我的人生經歷了大起大落。

我從一個每天喝咖啡打牌旅遊玩兒自拍發D音的有錢貴婦淪落成了一隻見不得光的「鬼」。

七天前,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姐姐。

三天前疼我的老公說帶我去趕海玩兒。

我也正好藉此機會將我剛認回來的姐姐準備一起帶過去,介紹給我老公認識。

我想搞個不一樣的見面式。

我和我姐提前換了同樣的衣服,我們都留著長發,我想看看老公發現一個一模一樣的我,會是怎樣驚訝的表情。

我和我姐先到的那片海灘,突然想起來自拍神器忘帶了,就去車子裡取。

車子停得有點兒遠,我剛鑽進了車裡拿到了自拍神器,突然手機響了。

是我姐的電話,我忙接了起來,那邊就是不說話隨後傳來很奇怪的悶哼聲。

然後是我老公,還有我閨蜜的聲音。

「死了嗎?」

「死了,死了,你去報警,我製造她溺水的現場。」

死了嗎?死了嗎?死了嗎……

耳邊惡毒的聲音,和眼前的聲音匯到了一起。

我不相信一直疼我愛我的老公,從小玩兒到大的閨蜜,他們合力殺了「我」。

我緩緩向後退開,一步步離開了富麗堂皇的中式別墅。

我赤著腳逃出了這個魔窟。

那個恐怖的清晨,到底在海邊發生了什麼?

我這三天內,不敢再回家,在我姐的出租房生活了三天。

舊手機也不敢用,直接買了個新手機,換了新號。

本地新聞播報出了我的死迅,鼎盛集團董事長夫人,周小梅女士出海玩耍不幸遇難,享年二十七歲。

我從自己的家裡逃了出來,乘著午夜最後一班公交,又徒步走了七公里,到了那片海灘。

這一片海灘還沒有開發,不過因為風景很好,成了人們來這裡趕海看風景的好地方。

我憑藉著自己的記憶,去找我放微型攝像機的地方。

到處是嶙峋猙獰的岩石,即便是海灘也不是那種細沙,而是一大片的小石頭子兒。

我纖細的腳都被岩石割破了,鑽心地疼,疼得忍不住嚎啕了起來。

我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苦,養尊處優變成了現在的無家可歸。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