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時常嘲笑我的男孩,兜兜轉轉,他出現在我面前追求我

2021-12-12     昀澤     20572

老師對於他的頭疼已經不能用崩潰來形容,通常可以看到的情景是:老師黑著臉,將黃真像拎小雞一樣地拎出教室,然後不知道撇向何方。

放學路上,黃真追上我,一臉天真和嚴肅地說,要是你把學校里的事告訴我媽,你就死定了。

我沒有理他,拿起書包就走。

黃真並沒有念我對他長時間的包庇,他還是會間歇性搞一些不太明顯的機關,最可怕的一次,他把我的座位上塗了一個大花臉,讓著急趕來上課沒注意的我坐了一屁股的彩色顏料。

伴隨著同學們的詫異聲,黃真的狂放大笑浮出水面,不用說我也知道是他乾的。

我已經在逐漸適應的過程中,變得連生氣都懶得。

後來我甚至說服自己放棄了抵抗,以冷漠去應對,一直到十六歲。

3

黃真很快長成一個高個子的壞小子。但我覺得他心智還停留在五歲。

還好,十六歲的時候,我慢慢地蛻去了嬰兒肥,至少不會胖到令人發笑。

不過,對黃真來說,我始終是當年小肉球,胖子的梗始終是他百般不厭煩的笑料,當我穿上稍微緊一些的衣服,黃真會冒出來說,挖,精靈豬小妹。

當我換了一條寬鬆的背心裙,正開心地在街邊的玻璃總照來照去的時候,黃真騎了一輛單車,從我的身後呼嘯而過,然後哈哈地笑著說,胖姑娘,又在臭美呢,不錯,這些選的衣服像孕婦裝,把你的粗腰給遮起來了......

跟著他的狂放大笑,所有路邊的人都停住了腳步,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我,我非常沮喪地發誓,考大學的時候,一定要考遠點的學校,越遠越好的學校,再也不要見到黃真。

就在我對他恨之入骨的當口,卻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令我們的關係稍微有了一些轉折。

那天是我生病,渾身酸痛,不斷地咳嗽,在家裡頭上蓋著毛巾發抖。

窗戶被小石頭砸中,我打開窗戶,毫無人影。

回到房間,門響了,拖著病體去開門,門外又是空空如也。

難道是我出現幻聽了嗎?低頭一看,一個紙袋子,裡面裝著金銀花胖大海等一些奇怪的草藥。

是誰這麼好心,半夜為我送藥?難道是跟我關係最好的唐秋?

為什麼面都不露就消失呢?

4

黃真趴在校園二樓的欄杆上,像一個長臂猿一樣,看到女孩子經過,他就丟下去粉筆頭砸她們。

有一些女孩逃跑一樣地躲著他,有一些破口大罵,每當收到罵聲的時候,黃真總是嘻皮笑臉,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扔其他經過的女生。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想找個安全點的過道躲過去,沒料到他竟然瞄準目標,將一把粉筆頭灑了下來。

噼里啪啦,像是憑空下劍雨,我被砸了個正著。

黃真,你這個混蛋!——我氣急敗壞地跺著腳狂喊,黃真若無其是地搖頭晃腦對天空翻白眼。怒不可遏的我蹲下來,撿起了地上散落的粉筆頭,復仇一般回敬過去,只聽他怪喊一聲,瞬間逃跑。

我拍拍手上的粉筆灰,得意洋洋地上了樓。

迎面看到同班的唐秋經過,抓住她說,謝謝你的藥。

唐秋迷惑地問,什麼藥?

我說:不是你給我送的草藥嗎?

唐秋更加迷惑:我都不知道你生病了,哪裡搞來的草藥?

這下換我迷惑了,誰會這麼好心給我送藥?

唐秋說:昨天晚上我好像看到黃真從你小區里出來,鬼鬼祟祟的,不是他?

是他??怎麼可能?!他只可能給我送炸彈。

放學的時候,黃真拿了大書包,如風一樣向他的單車跑去。我早早地等在那裡,故意磨磨蹭蹭地推著車子。看到他之後,我說,那個藥是怎麼回事?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