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女老闆,外地出差,我們孤男寡女在車裡過了一夜

2021-12-14     昀澤     9993

【本文節選自《佳期如許:餘生予你星河萬里》,作者:小呀小貓咪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我是一個女老闆,外地出差,我們孤男寡女在車裡過了一夜

本人宋妮,今年三十歲,在北京通州區開了一家網文網站。

我當了個老闆,可又好像沒當。

全公司算上保潔阿姨總共五個人,就屬我最窮。

1

我開大眾,編輯喬喬開大 G。每次在她旁邊停車,我開車門都膽戰心驚。

我租的辦公室,美工周凱他爸是我房東。每個月給他爸交完租,我還要給他開工資。

他叫我老闆,我都心虛,天天上班像是在給他們爺倆打工。

而程式設計師杜澤浩……他更誇張。

廢話少,技術強。

人帥的像李棟旭似的,卻執著於熬夜編程糟蹋自己的天賜美貌。

二十八歲的杜澤浩至今沒談過戀愛。他爸在香港有兩家上市公司他不去管,非要貓在我這個小破廟裡搞技術。

2

六成員工都是富二代,讓我這個老闆的自尊心受到莫大的傷害。

我說遲到要罰款,天然呆的喬喬先交了一個月的錢。

我抱怨廁所沖水不好,話嘮的周凱直接讓他爸換了全樓的上下水管道。

公司網速慢到我崩潰,高冷的杜澤浩出錢讓寬頻公司重新鋪得光纜線。

他們三個一個比一個財大氣粗,我天天做噩夢夢到公司被他們收了。

窮苦的我在廁所里唉聲嘆氣,掃地大媽好心安慰我:「人生哪兒有一帆風順的啊!孩子,遇事兒想開點。」

我感受到了來自階級同伴的關心和安慰,可憐兮兮地看著大媽。

回到辦公室後,痛定思痛的我以掃地大媽為例,好好教育了一下這三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富二代。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大媽退休了還來打工貼補家用,這說明資本主義的驕奢淫逸要不得,中國人民還是得勤勞致富!

我慷慨激昂地講了半個小時,杜澤浩淡漠地來了一句:「我買房的時候遇到過她,大媽是用行李箱拉的房產證。」

我那最後一丟丟窮人的自尊心,被杜澤浩徹底擊碎。

3

資本家太狡猾了。

他們來面試那會兒我完全沒發現他們這麼有錢。

除了杜澤浩要了一間獨立的辦公室外,其他都沒要求。

感覺他們三個人都不是很有上進心的樣子,我還語重心長地勸他們要活得有理想。

三個人回答的話不一樣,卻是一個中心思想:人非草木,無需成材。

我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感嘆的時候卻沒想到,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4

在連續虧損三個月後,我琢磨著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兒。

例會上我猶猶豫豫好半天,嘴快的周凱問我:「老闆,你是不是資金周轉出問題了啊?」

我欲哭無淚……周轉沒問題,問題是沒資金啊!

我安慰自己,反正都虧損,不如拖到破產吧!

破產了再換一個公司開,離開了他們仨我又是一條好……老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