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蟲上腦,去朋友家發現床上躺了個男人,我一時沒控制住按倒了他

2021-12-14     昀澤     9742

【本文節選自《佳期如許:餘生予你星河萬里》,作者:小呀小貓咪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酒蟲上腦,去朋友家發現床上躺了個男人,我一時沒控制住按倒了他

1

我第一次見到祁珩的時候,是在我發小馮冬的家裡。

馮冬過生日,他的狐朋狗友們給他安排了一個生日驚喜。

而我非常榮幸地獲得了這次準備驚喜的機會。

凌晨十二點,寂靜冷清。

馮冬毫不知情地在酒吧玩樂,我拎著幾大袋裝飾物偷偷打開了他家房門。

在這一刻,我覺得我不像籌備驚喜的,像是偷了氣球去馮冬家銷贓的。

「你們先弄著吧,我打個盹,有點瞌睡。」

進了屋,我指揮另外兩個人在客廳忙活,自己眯著眼睛往客房走去。

馮冬的家就是我的家,馮冬的客房就是我的第二間臥室。

家裡沒人,走廊都是一片漆黑。

我熟門熟路地進了屋,燈都懶得開,大大咧咧地仰面往床上一躺,卻撞到一團不明物體,疼得我呲牙咧嘴。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天旋地轉間一股大力襲來,已經有人掐著我的脖子把我壓在床上。

「怎麼進來的?」他嗓音沙啞,卻低沉好聽。

我頓時清醒了一大半。

窗外月色皎皎,映在他的臉上。

他的臉半明半暗,有著優越的下頜線和鎖骨。

看著他上下滾動的喉結,我只覺得他按著我身體的手熾熱得讓我無法呼吸。

原來心動是一瞬間的事。

在這一刻,我甚至已經想好了學區房要買在哪個地方。

美色誤人,我連這個出現在馮冬家裡的人是誰都不知道,身體卻比大腦先一步行動。

不知是酒精作祟,還是氛圍使然,我以迅雷掩耳盜鈴之勢,蜻蜓點水般啄了啄了他的嘴角。

不急

在划過他嘴唇的剎那。

我心想,二十三年的母胎單身生活,終於可以結束了。

我讓馮東介紹我們認識。跟祁珩見面那天,我擠出最甜美的笑臉,朝他伸出手:「你好,我叫楚翎。」

我對我的樣貌很自信,馮冬的狐朋狗友們天天圍在我身邊討我歡心。

沒人會不喜歡甜妹。

然而祁珩卻只是敷衍地握了握我的指尖,手指冰冷,一如他看我的神色。

他對我沒興趣。

甚至可以用不耐煩來形容。

我很後悔,那天晚上,我不該偷親他的,都怪我酒蟲上腦,唐突了高嶺之花。

我決定循序漸進。

我沒追過男生,但我知道如何籠絡人心,小學的時候就因為我嘴甜會來事,午餐的水果都能比馮冬多一塊。

烈女怕纏郎,像祁珩這種高嶺之花,只有狗皮膏藥才有效果。

很榮幸,我就是這樣的人。

倒追祁珩的計劃,經過馮冬兩天兩夜的廢寢忘食,終於完成了定稿。

我一目十行地瀏覽著馮冬列出的方案,心上一塊石頭落了地。

覺得

「祁珩喜歡吃水果,祁珩不喜歡太甜美的鄰家妹妹型女生,祁珩經常去圖書館,祁珩也愛玩網遊,祁珩喜歡打籃球,祁珩做實驗的時候手機開靜音……」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