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不可以」,搞砸了老闆的合作項目後,他提出讓我「肉償」

2021-12-14     昀澤     11443

我必須承認,一時的戀愛腦,忽然打亂了我之前的思考,直到回到公司,簽下老闆親自擬下的合同,我才意識到他兄弟情的問題:

……我被騙了啊姐妹們!

這叫什麼?

拿我當他倆談情說愛的幌子?

3,

老闆喜歡男的,在父母壓力下與我成婚,之後讓我獨守空房,有苦自知!?

不過,只是一個月而已誒。

我坐在沙發上,有些恍惚,就在此時,老闆合伙人宋元生走進來了。

他看到我,皺眉問:你怎麼不在工位上?

我還沒答話,老闆替我開口了:我叫她來的。哦,對了,重新介紹一下,黃樂樂,我的未婚妻。

頓時,宋元生一張臉就冷下來了。

這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是怎麼回事兒?

所以,公司兩大冰山帥哥,一個老闆,一個宋元生,背地裡升華了兄弟情???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以用喜聞樂見來形容。

宋元生開口冷笑說:「少騙人了,這麼多年,我對你知根知底,你唬不住我。」

知根知底。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我抄起桌上的堅果,十(xing)分(zai)凝(le)重(huo)地注視著事態的發展。

「宋元生,你管不了我。」

「黃樂樂是我招進來的,我必須管。」

「黃樂樂可以辭職,但那也是我的未婚妻。」

「可這是我們一起創立的公司!」

不要打了啦,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啦。

我忽然想到這句台詞,堅果吃得更起勁兒了。

這時,爭吵停下了,兩個男人齊刷刷地盯著我。

我手忙腳亂地把堅果放回去。

「繼續吃。」

熟料,老闆如同下命令一樣說:「你太瘦了,要再胖一點。」

解釋一下,按老闆的說法,是他媽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人,我太瘦了,會露餡。

但是,他媽的,為什麼要逼我吃東西啊?

「老闆不可以」,搞砸了老闆的合作項目後,他提出讓我「肉償」

我辛辛苦苦維持體重容易嗎?

我內心腹誹,面上點頭,本來是決定陰奉陽違的,結果老闆直接拿起手機,說:以後一日三餐,我來負責,必須吃完。

沒多久,同事們就驚訝地看到一個外賣小哥,為我送來了一堆吃的。

芝士焗牛肉飯,雞排,蘑菇湯,冰淇淋……

我欲哭無淚地,在七十萬的債款壓力下進食。

當然,我也不能坐以待斃,便請我的本地通閨蜜幫忙打聽,那種男生和男生的圈子裡,有沒有我老闆的消息。

閨蜜欣然應允:放心吧黃樂樂,你老闆叫什麼?

我說:陳笑。

「……你倆的名字,怎麼聽起來都是嬉皮笑臉的?」

4,

那天,陳笑把他的投喂方針貫徹得十分徹底,六點半準時下班後,我就被他領到一家法式餐廳。

席間,我不停吃,陳笑也不停夾。

胃撐得不行,焦慮也逐漸湧上心頭:去年,我被前男友甩掉,瘋子一樣地減肥,一天只吃幾顆水果,也不知道在跟誰慪氣。

好不容易減肥成功,你要我一日回到解放前?我得做多少波比跳才能消化這些卡路里啊?

實在吃不下了,我就老實說:老闆,這樣吃,人會死的,豬會復活的。

「加油,你可以的。」

「這些不健康!我不愛吃!」

不錯,我開始表演女朋友秘笈:賭氣!

良久,偷偷瞟了陳笑一眼,發現老闆眼神平靜看著我,不知看了多長時間。

嘶……我有些膽怯,把頭扭到另一邊。

然後,看到宋元生坐在四米外的餐位上,冷冷盯著我,不知看了多長時間。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