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悲慘的時刻,我生病後,主刀醫生是我前男友

2021-12-15     昀澤     18763

【本文節選自《我酸了,他們的愛情怎麼這麼甜!》,作者:吞茶嚼花,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人生最悲慘的時刻,我生病後,主刀醫生是我前男友

全世界每年有數千萬人接受麻醉手術,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人會安然睡去,做個好夢。

還有千分之一的人可能遭遇麻醉覺醒,在全麻手術中他們的身體因藥物的作用不能動彈,而大腦卻完全清醒,對疼痛的感受也和清醒時完全一樣。

這並非偶然的罕見的醫療意外,按照機率,每年遭遇麻醉覺醒的人至少達五位數。

1

「感覺怎麼樣?」這是萬新的聲音,從沈螢的頭頂傳來,恍如來自天際。

「挺好的,這一個月來我都是按你的醫囑飲食起居,從沒感覺那麼好過。」沈螢躺在手術台上,身上蓋著白色的棉布,正抬起手臂,接受麻醉師的麻醉劑注射。

手術室里,四邊用白色的屏風遮擋著,無影燈從頭頂投下明亮的光,她的鼻子裡已經插上了氧氣導管。

「我也做好準備了,剛才還喝了罐紅牛,精神好得很。」萬新故作輕鬆地笑笑,其實有些緊張。

「要是你讓我死在這裡,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沈螢也說了句玩笑話,萬新是她的前男友,一年前分的手,不過大家還在同一家醫院工作,早就不覺得尷尬了。

「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機會來找我的。」萬新戴著口罩,單單從他的單眼皮小眼睛裡看不出悲喜,但他的話還是逗得大家全都笑了,手術室里的都是同事。

愉快的氣氛取代了消毒水的刺鼻,讓大家暫時放鬆了神經。這種狀態很快結束,沈螢的呼吸開始變緩,監控儀上血壓和心跳均已趨向適合手術的狀態。

沈螢在醫院一直做內勤,雖然也在醫院工作,但手術室里的內容知道得並不多,只覺得身體輕飄飄的,眼皮卻越來越重,幾分鐘後,就像被膠水黏住一樣,再也睜不開了。

「沈螢,能聽見我說話嗎?」萬新的聲音有些恍惚,像隔得很遠很遠,有些變形,可她還是能聽到。

「時間差不多了,麻醉應該起效了,開始吧。」麻醉師最後檢查了監視器上的脈搏後,做出了結論。

「好,消毒。」萬新下了命令。

一股冰涼刺骨的液體淋在沈螢單薄的胸膛,那種刺激就像一隻看不見的手把正飄在半空的沈螢給拽了下來,她一下子就清醒了,那私密部位暴露在空氣中已經讓人很尷尬了,現在這裡還被好多人的眼睛盯著,真讓人難為情。

誒,不對勁,不是應該完全睡著,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感覺不到嗎?為什麼自己還能思考,還能聽見身邊監控器的滴滴聲?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可惜她不能動彈半分。

冷風襲過,又有一塊什麼東西蓋在了她的腹部,她清楚地聽到萬新在吩咐護士再檢查一次止血鉗,剛才變形扭曲的聲音完全恢復了正常,她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