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精神出軌後,我轉身跟了我的領導

2021-12-17     昀澤     10974

【本文節選自《社死愛情:我們倆尷尬又甜蜜》,作者:叄妖肆,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男友精神出軌後,我轉身跟了我的領導

男友的前女友要吃回頭草,不僅當著所有人的面求復合,還發了條朋友圈向我示威:三年不見,你還和以前一樣,從未改變。

下面是我男朋友的回覆:你也是。

我笑了,這特麼怎麼就一樣了?

這前女友整得估計親媽都不認識了吧。

1

我和陳岩是大學同學。

異常尷尬的是——我在 800 米的賽道上和陳岩的白月光許雯雯一起摔了個狗吃屎。

不同的是,她是陳岩抱去醫務室的,而我是自己齜牙咧嘴爬起來的。

「陳岩,她真的就是故意的!旁邊的同學都看到了!」

我一瘸一拐跑到醫務室門口時,在門外聽到的就是這句話,我腳步一頓,原本排練了很久的道歉的話就這樣哽在喉間。

讓她摔跤這件事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是隔壁跑道的女生絆了我一下,我才不小心撞上去的。

「這個葉苒就是喜歡你,我看她就是嫉妒你喜歡我才給我使絆子的!」

我的拳頭硬了。

「這裡面可能是有誤會吧,葉苒應該不是故意的。」房間裡響起陳岩有些無奈的聲音。

許雯雯似乎把什麼東西摔在了地上,聲音也高了:「陳岩,你現在替她說話不會是喜歡她吧?」

我的心因為許雯雯這句話抬到了嗓子眼。

「小傻瓜,這是吃醋了?」陳岩的聲音帶著一絲愉悅和寵溺:「你怎麼這麼能胡思亂想呢?她不過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同學。既然你不喜歡,我以後就儘量避免和她接觸,這下你放心了吧?」

我狠狠地破防了。

拖著一條傷腿,我逃似地跑出了醫務室,腳上的痛覺似乎感知不到,又或者被心中的痛沖淡了。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單曲循環了一晚上,眼淚流了又乾乾了又流。

天亮以後,我做出了一個決定,就是忘記陳岩。

可是遺忘太難。

好不容易控制住手指不去點開他的社交軟體,眼睛卻又像裝了雷達一樣,能在課間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精準捕捉他的身影。

更離譜的是,就連上完廁所洗個手往對面教學樓一望,都能看到他和許雯雯相互依偎的身影。

就在那段無望難熬的日子裡,我開始沒日沒夜地看書刷題。

隨後,我雙喜臨門。

一是我考研超常發揮,另一個就是,許雯雯結束和陳岩的曖昧,並且光速找了一個新男友。

嗚嗚,陳岩好可憐。

我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才沒有讓自己笑出聲。

那時內心的悸動真真切切地讓我明白,原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他。

陳岩像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每個夜深人靜的晚上都被反覆撕扯,被時間一刀一斧地加深,日日鮮血淋漓。

但是只要靠近他,渴求他,憑藉著那一廂情願的孤勇去追尋他,我的心就會感到安穩和喜悅。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