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相互需要」,丈夫死後,我跟了我的小叔子

2021-12-18     昀澤     6821

【本文節選自《城市愛情地圖:愛上一個人,傾心一座城》,作者:魯班大師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成年人的「相互需要」,丈夫死後,我跟了我的小叔子

太原記憶:明朗的日子

最悲慘的事情,全在我 28 歲這一年發生了什麼。

補辦的婚禮,變成我老公的葬禮。

無憂無慮的全職太太,變成欠債寡婦。

找來小叔幫忙,卻還陷入了情感漩渦……

1

我大學畢業就和戀人吳迪一起創業,在家當了三年主婦。

——沒結婚證的那種。

因為意外懷孕,吳迪才跟我領了證。

結果還沒等到辦婚禮,老公就因為意外去世了……

如果我有罪,請老天用刑罰來審判我。

而不是整天派人來我家催債!

我透過貓眼來看,這些在我家門口用紅油漆寫「欠債不還」的都是惡人。尤其是帶頭鬧事的財務——老劉。

吳迪故亡,他一手操辦的印刷廠是我們孤兒寡母的經濟來源。

我亂了陣腳,第一時間就跑去找老劉,告訴他我的想法:

第一,求他幫忙穩住印刷廠的工人。

第二,我不會經營,只得等資金回籠後就賣廠。

他是怎麼答應我的呢?

「弟妹你放心。有我在,廠里肯定能穩住!你就好好辦吳迪身後事。」

呵呵,現在門外叫喚最凶、砸門聲最響的就是他:「男人死了就可以欠工錢?你想都別想!賣了房子你都得還!」

房貸、車貸、員工工資……天塌了也不過如此。

我一個女人帶著八個月的孩子,支付寶里不足兩千塊錢,家裡存款全是吳迪的名字,取錢需要他的死亡證明。

這幫混蛋天天堵著門,我出都出不去。樓道里又是罵又是砸,鄰居不勝其擾,打開窗朝著我家砸雞蛋。

我的世界,在吳迪死後就沒安靜過。

我想要安靜,哪怕片刻……

我也是個人,我已經夠堅強的了。我都沒來得及為自己的以後哭一哭……

心一橫,我拿床單把兒子朗朗緊緊綁在身上,手握著菜刀就開了門。

本想著嚇退這些討債鬼,但是看到他們驚恐又意外的表情,我能想像自己紅著眼、白著臉、頭髮炸著像鬼一樣的樣子。

身前還有個哇哇大哭的孩子。

我這是一副要跟他們同歸於盡的模樣。

我聲嘶力竭地哭喊著。痛苦釋放的一瞬間,感到眼前發黑,腿腳發軟。我砰一聲重重摔在地上。

暈過去這一刻,我突然意識到朗朗還被我綁在胸前。

我下意識快速轉過身,用後背著地。

暈過去的那一刻,我的世界突然安靜了。

沒有了吵鬧,沒有了麻煩……

2

當我再醒來時,先聞到了空氣中消毒水的味道。朗朗在我旁邊的小床上酣睡著。

看著輸液管里的液體靜靜滴答,久違的安靜,讓我感覺一切噩夢似乎都沒發生過。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