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老公娶了隔壁的寡婦,而我因要報復為600塊錢被男人睡了

2021-12-20     昀澤     5567

【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作者:黑金時代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離婚後,老公娶了隔壁的寡婦,而我因要報復為600塊錢被男人睡了

喬三妮正在村裡的小超市打麻將,大喇叭喜姑婆跑進來告訴她:「三妮,邱江要和你表姐吳翠花成親了。」

喬三妮騰地站起身來,想想不妥,又坐下來:「喜姑婆,我和邱江已經離婚,他娶誰,是他的自由,我管不著。」

喜姑婆討了個沒趣,嘴裡嘟囔著,你不是說讓我查看邱江的動靜嗎,白瞎我跑了三條街來告訴你。

喜姑婆走後,喬三妮摸牌的手都是顫的,還出錯好幾張牌,輸了一百元錢後,她把牌一推:「不玩了,今天手氣不好。」

回到家裡,父母都下地幹活去了,桌上給她留了一盤炒菜,一碗米飯。

飯只吃一半,她無心再吃,直接躺在了床上想心事。

半年前,她剛和邱江離婚,他那麼廢物,家裡又窮的人,居然會有人嫁給他,而且還是鄰村的表姐,喬三妮有些想不通。

喬三妮從衣櫃里翻出幾件舊衣服,騎車去了表姐吳翠花家。

一進門,就看到吳翠花正在喂豬,豬圈前的她頭髮蓬蓬著,眼角還有眼屎,胸前上沾了幾滴豬食,活脫脫農村老娘們樣。

想想自己天天乾乾淨淨,臉抹得比明星還靚,穿衣服也是去城裡的名牌店,邱江和自己離婚後,品味都變差了。

吳翠花看見喬三妮沒有扭捏,大咧咧招呼她:「三妮啊,進屋坐會,你不來我也要找你,和你說道說道我和邱江的事。」

吳翠花家是二十年前蓋的三間泥房,外表看著不起眼,屋內卻沒有陳舊的氣息,窗明幾淨,有幾處還貼了孩子的獎狀,地上沒有抹灰,還是一層紅磚,也掃得乾乾淨淨。

牆角有兩盆山茶花,散發著陣陣香氣,窗台上擺著一盆蟹爪蓮,花開得很是嬌艷,喬三妮不得不佩服,吳翠花還真勤快,這小家讓她一拾掇,耐看了許多。

正看的時候,吳翠花一掀門簾走進來,洗完手拿出一袋花生開始剝,才和她說起話來。

「三妮,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就和你實話實說吧,自從你表姐夫在礦上出事後,我帶著倆孩子,這些年也沒少相親,可是那些人都想讓我把孩子扔給他爺爺奶奶,我沒答應。

所以呢婚事也拖到現在,前幾天有人把邱江介紹給我,我本是不同意的,畢竟你們曾當過夫妻。

可他來了兩趟,給我乾了許多活,還說不嫌棄我有倆孩子,我早就說過,誰讓我帶孩子,我就嫁,所以就答應了他,你心裡別膈應啊。」

喬三妮接話道:「表姐,我倒沒有膈應,就是想告訴你一聲,他那個廢物,掙不來多少錢,家裡還有個癱瘓的老媽,我怕你嫁過去受苦,那些罪我受夠了,不想讓你再受。」

吳翠花看著她,手上的活停了停,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看著一邊和她說話一邊擺弄手機的喬三妮,最終還是把話咽了回去。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