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總纏著我要羞羞,懷孕後,隔著門縫看見他和別的女人翻雲覆雨

2021-12-20     昀澤     3923

【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作者:黑金時代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老公總纏著我要羞羞,懷孕後,隔著門縫看見他和別的女人翻雲覆雨

豐曼三個月前去整容。把臉整毀了。

原本就是因為老公周海身邊的各類妖魔鬼怪太多,給了她危機感。自己畢竟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想要牢牢抓住身為公司總經理的丈夫的心,除了讓自己變得更美,沒有什麼別的辦法能緩解她的焦慮。

然而誰能想到?即使是去了技術最好的整容醫院,花大價錢找了最好的醫生,也有毀臉的可能。

整容之前,醫生問豐曼想做成哪種效果,豐曼想了想,老公最喜歡的好像就是那種寬雙眼皮錐子下巴的網紅臉,於是和醫生說,儘量誇張一點。但是沒想到,這一誇張,就過了頭。

首先是眼角。內眼角開得太多,眼角裡面的肉都露出來一大塊,即使閉著眼睛,眼角好像也合不攏似的,還得時刻提防著有灰塵進去,引起眼睛發炎。然後是臉頰。瘦臉針打得太多,整個人臉上原本豐滿的一塊全部凹陷下去,顯得顴骨極突出,法令紋也深,整個人看起來不僅面相刻薄,而且老了十幾歲。

豐曼一開始還在拚命安慰自己,是恢復期沒過。但是都三個月了,她沒有辦法再給自己找藉口。

尤其是在不經意間聽到老公和婆婆的電話。

「……是,不知道怎麼想的,跑去整容。本來還覺得她臉圓圓的,挺旺夫,現在跟她生活在一起,那鼻子臉整的,我都怕福氣來了被她趕跑。再這麼著,我得琢磨琢磨要不要繼續跟她過了。」

豐曼聽到的一瞬間,簡直站都站不穩,只能靠扶著牆才能勉強不讓自己倒下去。

晴天霹靂。

豐曼沒有謀生的能力。她和周海原本就是相親結婚的,誰也沒想到之後周海會這麼發達。而自從周海升上去之後,她就應周海的要求,辭職在家做了家庭主婦。至今已經三四年。就算再出去,至多找個月薪四五千的工作,和剛畢業的新人一起,租房度日。

做久了闊太太,她早已無法想像那種生活。

時刻擔心被拋棄,又不敢照鏡子。老公周海對她原本的態度只是不親近,自從整容失敗之後,幾乎是完全地視而不見了。再這樣下去,她感覺自己的臉還沒完全垮掉,自己的精神就先受不住了。

她買了一副口罩墨鏡放在家裡,成日戴著,臉上捂出許多痱子也無暇顧及。

直到這天,她出門,經過一個天橋橋洞。

她現在已經很少出門。這次出去,是約了一個新的醫生。據說是整容大拿,想看看自己這張臉還有沒有希望。

原本也不會從這污水橫流的天橋洞裡頭經過。然而約的時間快到了,車開不進來,這又是唯一近路。

走到橋洞裡面。流浪漢拾荒者就像菜市場裡被隨意放著的大白菜一樣,胡亂睡在一起。豐曼擰著眉快步走過去時,卻被一個聲音叫住。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