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自導一場騙婚,新婚之夜帶著高額彩禮逃跑,把我送上姐夫的床

2021-12-20     昀澤     4552

就在這時林玉江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阮小玉,什麼也沒問,從衣袋裡掏出一撂錢,遞進收費處。

阮小玉抹了兩把眼淚,感激地望著林玉江,不知道說什麼好。

3

阮小玉曾經恨過林玉江。

阮小玉的母親走得早,家裡基本全靠父親,姐姐一直在外打工。

這兩年棉花價格不錯,別人家的日子都是日漸火紅。

可父親身體出了問題,沒有勞動力,只能將地承包出去,每年就靠有限的承包費過日子,阮小玉也輟學回家照顧父親了。

那天媒人突然上門提親,男方就是林玉江。

林玉江在一次事故中受傷,腿有些瘸,臉上還留下一道疤,但是人能幹,每年他家的棉花畝產都比別人高。

媒人將男方家說得天花亂墜,可阮小玉卻很不屑,再有錢也不能讓姐姐嫁給一個瘸子,姐姐可是村裡數一數二的美人。

這些年上門提親的人絡繹不絕,可是都被姐姐拒絕了。

因為姐姐在外打工期間認識了一個男人,對方是個大學生,兩人感情很好,就等著再過兩年經濟基礎好了就結婚。

阮小玉直接拒絕了媒人的提親,還自豪地說姐姐已經有男朋友,不久後就要嫁到城裡了。

可是沒想到,姐姐卻爽快地答應了這門親事。

她事後問姐姐怎麼想的,姐姐說現在父親看病需要用錢,家裡那點錢只夠生活,她打工也掙不了多少錢,對方給的彩禮高,剛好可以解燃眉之急。

她當時就急了,對姐姐說:「再難也不能拿自己的終身大事開玩笑,而且你馬上就要結婚了!」

姐姐眼淚汪汪地對阮小玉說,他們已經分手了,男方家嫌棄她是農村人。

阮小玉聽完後當時就哭了,覺得這麼好的姐姐怎麼就被人拋棄了。

她勸姐姐再考慮考慮,說自己也會儘快出去找份工作,不能為了錢就搭上姐姐的幸福,可姐姐的態度很堅決。

她當時恨死林玉江了,甚至把姐姐的失戀都怪罪到林玉江身上。

4

很快,媒人就帶著林玉江一家人上門提親了。

阮小玉第一次見到林玉江,看著他走路的姿勢和不平整的臉,就充滿了厭惡,覺得真是委屈姐姐了。

姐姐一直低著頭坐在那裡,偶爾抬頭附和一下雙方家長的問話。

林玉江話不多,坐在那裡就是傻笑,阮小玉甚至懷疑他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

阮小玉從對方進門開始,就沒有說過一句好話,吊著一張臉氣呼呼地坐在那裡。

可是無論她怎麼不願意,一切都塵埃落定,彩禮給了,親也訂了,結婚的東西也都準備齊全。

那天在敲鑼打鼓、鞭炮喧天中,阮小玉含淚將姐姐送出娘家。

可誰知道,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

5

父親經過搶救總算脫離了危險,阮小玉也累得趴在床沿上睡去。

等她睜開雙眼時,外面天色已亮,她發現自己身上蓋著林玉江的衣服。

醫生查完房,林玉江頂著一頭雪花也從病房外進來了。

左手拎著一袋包子和幾杯熱氣騰騰的豆漿,右手拎著一個超市的袋子,他從袋裡掏出新買的毛巾和牙刷遞給阮小玉,「洗洗再吃吧!」

看著臉都凍紅了的林玉江,阮小玉心裡充滿了愧疚,姐姐辜負人家在先,可他一句責怪的話沒說,替父親墊付了醫藥費,還跑前跑後地忙活。

想到之前自己從沒給過林玉江好臉色,阮小玉突然有點難為情。

後來的幾天,林玉江不是來送飯,就是靜靜地坐在旁邊,如果醫生有什麼吩咐,他就跑著去干。

阮小玉和林玉江之間交流不多,可是只要林玉江在,阮小玉就覺得很心安,也很糾結。

姐姐跑了,現在自己家又欠了林玉江一個人情,她實在是沒臉面再接受林玉江的恩惠了。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