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上,妹妹要嫁的人是我兒子的爸爸

2021-12-20     昀澤     7448

【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作者:黑金時代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婚禮上,妹妹要嫁的人是我兒子的爸爸

老何家鬧出大笑話了,這事發生在他女兒何俏的婚禮上。

何俏不是他親生的,是他二婚妻子帶來的,還隨了他的姓,養在身邊十多年,還生出了所謂的父女之情。

何俏和相戀四年的男朋友劉賀結婚,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好事,婚禮前何俏還有了早孕反應,簡直是雙喜臨門。

這樣的喜事讓六十歲的老何容光煥發,臉上的褶子都平整了不少。

但是婚禮當天,老何的另一個女兒陳瑜出現了。

陳瑜是老何的親生女兒,當初前妻和他離婚,帶走了女兒還改了姓。但不管她姓什麼,血緣在哪,她就是老何的女兒。

最近老何終於聯繫上多年未見的女兒,激動得不行,還邀請她參加何俏的婚禮,沒想到陳瑜一下就答應了。

這次陳瑜不是自己來的,她還領了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孩,那是個漂亮的孩子,可是看清了孩子的長相,卻驚著了在場的所有人,這孩子就是兒童版的新郎劉賀,他們二人長得太像了。

陳瑜牽著孩子的手,指著家裡人一個一個介紹:「這是姥爺,這是小姨。」

她自動忽略了插足她爸媽婚姻的那個女人,到了劉賀這裡,她看到劉賀像見了鬼一樣的表情,滿意地笑了一下,接著對小男孩說:「這是小姨夫。」

似乎在場的人都鬆了口氣,只有老何沒忍住問她:「小瑜,這孩子是你的嗎?」

「對,這是我兒子。」說著,她又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劉賀。

老何還有很多問題,老何這一家都有很多問題,可這是婚禮現場,他們沒法問,只能憋著。

婚禮繼續進行,雙方父母感言完,到了新郎新娘同輩親友發言的時候,陳瑜搶先上台了:「大家好,我是何俏的同學,後來變成了她的姐姐,哦對,她本來姓閆。」

台下客人低聲議論,偶爾幾個知道老何年輕時候風流似的,開始在台下小聲講解。

台上的陳瑜接著說:「今天是她的婚禮,但很不巧,也是我孩子爸爸的婚禮,我沒辦法心平氣和地祝福他們。她媽媽讓我失去爸爸,她讓我的孩子失去爸爸,這是輪迴還是習性遺傳呢?我想說的就是人要有敬畏之心,做了壞事總會有償還的時候。」

陳瑜把話筒還給不知所措的婚禮主持人,優雅地走下台,牽著她的手,離開了。

但現場騷亂了。

本地酒店業大王老何女兒的婚禮,就這樣被他另一個女兒攪和了。

老何是有錢人,這些年他在酒店行業做得風生水起,攢下不少資產。

可十多年前,他也犯了很多男人逃不過的錯,沒管好下半身,和陳瑜同學的媽媽搞一起去了。

陳瑜媽,多驕傲的一個人吶,現場捉姦還怎麼可能原諒,直接提出了離婚,帶走家裡所有的現金和不動產,當然還有陳瑜。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