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爸媽逼我結婚,飢不擇食地讓我嫁給一個醜男

2021-12-20     昀澤     5461

【本文節選自網絡文章,作者:黑金時代 ,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29歲,爸媽逼我結婚,飢不擇食地讓我嫁給一個醜男

01

我29歲那年,爸媽終於抵擋不住各方壓力,跑到公園去幫我相親了。

然後,他們就把丁梁領到我面前。看到丁梁的第一眼,我心拔涼。

目測170齣頭,一線天的小眼睛還沒兩個鼻孔大。更要命的是,他才30歲,但退守的髮際線讓他有著40歲的滄桑感……我沒想到,爸媽已經飢不擇食到如此程度。

就算我不是什麼顏值控,29歲的「高齡」也不再允許我挑肥揀瘦,但這樣一個看一眼悔千年的男人,到底用什麼招數入了老爸老媽法眼呢?

初次見面,我只說了句「你好」,就再無其他話。

我生怕多說一句,都會讓他產生任何繼續交往的誤解。倒是丁梁,迅速看出了我的反應,開門見山地說:「我知道自己的長相挺傷你自尊的。」

他如此一說,反倒讓我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了。我禮貌地回答:「沒有沒有。」

他笑了笑:「沒事,我從小就長成這樣,所以接受現實的能力還是比較強的。」說來奇怪,他謙卑的幽默,讓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居然在他一線天樣的眼神里,看到了些許可愛。我當時就對自己培養了29年的審美,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那天,本以為5分鐘都用不上的敷衍式見面,最後居然聊了很久。

丁梁抱著以後不會再見的心理準備,坦率地說:「給你講講我是怎麼盲選跟你見面的吧。」原來,前幾天丁梁下班路過公園,恰好看到那群替兒女相親的大爺大媽們。

丁梁的工作是做大數據分析,他突發奇想,想做個現場調研。然後,他發現我爸媽被別的父母「投簡歷」次數比較多,但這不是他的觀察重點。重點是,我爸媽每次接過別人的簡歷,都會認真地說「謝謝」。

散場時,很多爸媽將看不入眼的簡歷直接丟在地上,稍微講究點的會扔到垃圾桶里。而我爸媽呢,留到最後不說,還把那些被扔到地上的簡歷都收起來,裝進袋子裡。

我爸嘟囔著:「這都是孩子們的隱私,回頭找個有碎紙機的列印社給銷毀吧。」

更讓丁梁刮目相看的是,爸媽撿完簡歷,還順手把別人亂丟的垃圾也一併清理了。於是,丁梁毛遂自薦地走過去,在介紹完自己的情況後,說了句:「你們二老教育出來的孩子,錯不了,就算你們覺得我不合適,也請把這句話告訴你們的女兒。」

02

這份智商和情商,率先贏得了我爸媽的芳心。

難怪我媽極力讓我跟他見面時,給我打了預防針:「人長得可能不帥,但好看能當飯吃嗎?」可親愛的老媽呀,這人豈止是不帥,簡直就是丑好吧。

隨後,重點來了,丁梁那天在跟我講完他大數據分析的經過後,竟對我說:「今天跟你見面,我也沒奢望什麼後來,但至少證明我的判斷分析是對的,所以,我想告訴你:姑娘,別急,你值得更好的。」

實話實說,聽完丁梁的話,我忍不住又看了他幾眼。那份生理性厭惡神奇般消失了,甚至在內心對自己的傲慢與偏見,小小地慚愧了一下。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