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是個賭徒,輸了錢回家後都會暴打我一頓,兒子死後我心也死了

2021-12-23     昀澤     7080

也會有膽大的小孩,在她整理垃圾的時候,遠遠地躲在後面喊著,「瘋子的老爸是瞎子,瘋子的兒子是傻子」,她只會衝著小孩們故作凶厲地呲牙,看著我們一鬨而散。有時候也會有小孩子用小石子砸她,她只會用手擋幾下,或者沖扔石子的小孩吐唾沫——那是她唯一的反擊手段。

扔石子並不能滿足真正想要戲弄瘋子的小孩,有幾次有男孩在塑料瓶里裝了一些螞蚱,在她撿破爛的時候,那男孩湊進去把瓶子遞給她,在她伸出手的時候,瓶子裡的螞蚱被男孩猛地甩出去,當她驚慌失措地拍打著身上的螞蚱,還一邊嗚咽地叫喊時,男生們樂不可支。

有次,那些男孩們準備上去嚇唬她,見她懷裡抱著一個別人丟棄的玩偶,於是突然搶了過來。

她立馬慌了神,不顧一切地追著那個搶走她懷裡娃娃的男孩,但沒跑兩步,她摔倒在地。只見她雙手攥緊拳頭,用力地捶打著地面,地上的小石塊將她的手劃破,血滲了出來,她嚎啕著,「把孩子還給我,把孩子還給我」。

聲音里沒有呲牙唾沫時候的凶厲,沒有原地跳腳的驚嚇,只有忍不住地乞求與委屈。「求求你把孩子還給我。」

搶走玩偶的男孩,看到瘋子摔倒在地,開始還和同伴嘲弄地笑著,「誰會把一個玩偶當成自己的孩子呢?瘋子就是瘋子。」他故意將玩偶拋到半空,然後再接住。

玩了一會兒,也許是覺得玩偶髒,也許是覺得這場鬧劇沒意思,男孩嫌棄地將玩偶丟到瘋子身旁,和夥伴們離開。

看著失而復得的玩偶,瘋子急忙抱起來,仔細地拍了拍玩偶身上的灰塵,然後將玩偶抱在懷裡,唱著,「寶貝不怕,媽媽給你唱歌,小寶貝,快快睡,窗外天已黑......」

那時,夕陽將天空染的橙紅。

2、

我們一直知道她對小孩子有執念,家裡的大人經常會嚇唬我們說,「如果不聽話,就把你丟到那個瘋女人家裡」,村裡有個小孩也確實被她「拐」走過。

那天晚上,上小學一年級的劉強放學後一直沒有回家。他家裡人著了急,先是挨家挨戶地問,後來驚得街坊四鄰滿大街地喊。最後在瘋子家門口,聽到了劉強的回應。

丈夫是個賭徒,輸了錢回家後都會暴打我一頓,兒子死後我心也死了

劉強奶奶著急地敲瘋子家的門,院門緊緊地閉著,根本打不開。一群人來幫忙費老大勁把門撞開,一進院子就看見瘋子站在屋子門口,怒氣沖沖地朝他們喊,「你們別想搶走我的孩子。」

劉強奶奶瞪了一眼這個瘋婆娘,狠狠地說道,「你個斷子絕孫的,我孫子要是出一點事,你也別想活」。說完招呼周圍的人將瘋子按倒在地上,屋門從外面打開,劉強從裡面跑了出來。

他奶奶慌忙問,「強子,那瘋婆娘沒把你怎麼著吧?」

「沒事沒事,我讓瘋子給我買了一堆吃的,結果吃多了我給睡過去了,醒來聽到你喊我,才發現已經天黑了。」

原來是一場誤會,劉嬸聽完又急又氣,訓道,「瘋子買的東西你也敢吃,咱們家養不起你啊,害得一群人到處找你。」

被按倒在地的瘋子突然掙脫起來,徑直往劉強跟前撲過去,一邊喊道,「別搶走我孩子」。但出現在她面前的,是她的男人——文斌。

文斌剃著光頭,皮膚黝黑,眼睛布滿血絲,衣服上也滿是污漬,腳上淌著一雙布鞋。瘋子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眼中藏不住的慌張。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