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又長出來一個胸,到醫院我冰清玉潔的身體被男醫生看光

2021-12-23     昀澤     10726

我剛轉過身,他忽然從後面叫住我。

「等等。」

「怎麼了?」

他指著我剛才坐過的椅子,「你先把衣服穿上。」

02

拍片的過程很順利,我拿著片子再次回到科室,他剛送走一位「奶媽」。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我得讓他知道,現在流行扁平化審美,我長這麼漂亮,胸大了那還了得?

我重新在他面前坐下,把片子遞給他,他揉了揉眉心,臉上略微透出幾分蒼白。

他的反應讓我隱隱有些不安,我深吸了一口氣,」大夫,您說吧!我頂得住。」

「你這個……」 他眉頭緊鎖,看我的眼神也有點愕然。

「我這個是什麼?瘤嗎?」

「不是瘤,但也不是副乳。」

他清了清喉嚨,「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

我心情頓時更沉重了,難道比瘤還嚴重?

接下來他是不是應該把你家屬叫過來,這和宣告絕症有什麼區別?

我深吸了一口氣,「大夫,到底是啥您就直接說吧!咱就看個病,別整得像諜戰似的行不?」

他看了我一眼,嘴唇含著幾分笑意。

「你這個……純粹就是胖了。」

「胖了?」我有點匪夷所思。

「對,就是胖了。」 大夫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濃,我尷尬得五體投地。

被這麼帥的男人說自己胖,本仙女面子上有點掛不住。

待我長發及腰,把你勒死可好?

「大夫,我不是胖,我只是預熱膨脹。」

他沒搭理我,舉著片子,打擊接踵而來:

「你這個雖然不是副乳,但你乳腺有點問題。」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剛扯出來的笑容頓時僵了,」怎麼了?嚴重嗎?」

「你左側乳腺有點增生。」

在我印象里,這種病都是上了年紀才會得的,我小小年紀,怎麼會得這種病?

「我才二十多歲。」

他推了一下眼鏡,「二十多歲的年輕女性也有可能的。」

「那我咋辦?」

我求救似地看著他,此時在我的眼睛裡, 他就是醫學界的托尼.斯塔克。

他好像就用眼睛對我說:我來了,放鬆,我在這。

然而,實際上,他卻說:「你這個有點嚴重,要定期來複查,懂我意思嗎?」

我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哦,我懂了,,那就是定期過來讓你摸唄!」

他當時正喝水呢,聽到這句話,嗆得眼淚差點流下來。

我繼續嗶嗶賴賴,「大夫,求您給我加個微信吧!我還指望著您以後一手帶大我呢!」

而他,臉上終於露出看我不像正常人類的表情……

03

我軟磨硬泡,撒潑打滾,終於要到了年輕大夫的微信。

他的微信 ID 就是本尊的名字,他叫謝玉樹,人如其名,玉樹臨風。

他看上去就比我小,眉目清秀,白白嫩嫩,看到他第一眼,就讓我母性泛濫,有種強烈想保護他的慾望。

可惜我的罩都不好,怎麼罩別人啊!

但這並不影響我的發揮,別看我胸前無大物,但身上有錢坤,在去醫院複診的時候,我帶了一大堆好吃的攻給他。

可惜這些東西都被他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我軟磨硬泡,「大夫,你就收下吧!這好歹也是我一點心意。」

小謝大夫擺擺手,義正言辭地說:「我們有規定,不能收病人的東西。」

「那你就收下嘛!」

「別來這一套,你到底想幹嘛?」

「我就想和你交個朋友。」

我頻繁向他發射愛的信號,但他拒不接收:

「我們就是醫生和病人的關係,僅此而已。」

我淡淡一笑,「沒關係,天氣這麼熱,我們早晚都會熟的。」

小謝大夫沒搭理我,開始給我做檢查,這並不妨礙我嗶嗶賴賴:

「大夫,我雖然只是左邊有增生,但右邊您能不能也幫我檢查一下?」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