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我生撲了喜歡5年的男人,不僅生撲了他,還將他強行占有

2021-12-23     昀澤

【本文節選自《芳心失火:我愛你,但沒有放棄自己》,作者:閃光少女梅梅子 等,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夢裡我生撲了喜歡5年的男人,不僅生撲了他,還將他強行占有

1、

我這輩子經歷過最尷尬的事是——

上完廁所發現紙巾被用完了,以為家裡沒人,佝僂著背出去拿紙,卻看見暗戀對象站在衛生間門口。

我想請問一下,下次神舟飛船上天的時候能不能把我送上去。我實在是沒有臉繼續待在地球上了。

拉開衛生間大門,看到顧墨之的那一剎那,我只感覺天崩地裂,火光四射,身體仿佛被雷電擊中,完全忘記該作何反應。

他看了我一眼,立馬轉過了身去。

同時還不忘解釋道:「我跟你哥一起上來的,想借用一下你家的衛生間。」

借用你大爺,對面公園就有公共衛生間你不去,來我家裡借用,你禮貌嗎?

我死機了五秒鐘。

整整五秒,才回過神來,嘭地一聲關上了門。

他看到了!!!

看到我拉完粑粑沒穿褲子沒擦屁股……

啊啊啊!我不要活了。

「哥!!」我朝著門口大喊。

「幹嘛?吼什麼?」我哥聽到我的大吼,抬腳從客廳走過來。

「衛生間沒有紙了,笙笙想問你拿點紙巾。」顧墨之幫我開了口,聲音一如既往地沉穩好聽,好似剛剛尷尬的一幕沒有發生過。

啊,也是,丟臉的是我,他怎麼會覺得尷尬呢。

此刻,我只覺得天地崩塌。

完蛋了,我的初戀還沒開始,就要胎死腹中了。

2、

「沒紙就沒紙了吧,吼這麼大聲幹什麼。」我哥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淡定地從客廳儲物櫃里拿了捲紙過來。

顧墨之隨手接過來,放到衛生間門口,並對我說:「笙笙,紙巾我放門口了。」

以往我無比迷戀的聲音,此刻猶如毒針利劍,扎得我鮮血直流。

我沒敢走出衛生間,直到關門的響聲消失好久,才緩緩打開了門。

出門前,我聽到我哥抱怨說:「顧墨之你是不是有毛病,我剛下去你說要上廁所,現在上來了你又特麼不上了。」

我捂著鼻子出來,心想:還好他改變主意下去了,不然進來上個廁所被熏死了,我可賠不起。

其實,我原本是打算一個月後向他表白的,現在,我連站在他面前和他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

3、

本來中午是要跟著我哥和顧墨之去蹭飯吃的,現在出了這尷尬事,我也不敢去了。

只好隨便扯個理由,放棄了最愛的火鍋,到樓下肯德基大快朵頤了一頓。

化悲痛為食慾,我給自己點了個大份雞翅套餐,外加一個吮指雞,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啃食。

就在我毫無形象準備吮食最後一塊吮指雞的時候,透明玻璃窗突然貼過來一張用手摳著眼睛和嘴巴的鬼臉。

我嚇得一個激靈,沾滿了番茄醬還來不及吃的吮指雞和我的衣服擦肩而過,掉進了大地的懷抱里。

我以為是誰家的熊孩子故意扮鬼臉嚇我,抬頭一看,看到的就是陸明亮那個幼稚鬼站在門口捧腹大笑。

而他身邊,毫不意外站著一道修長帥氣的身影。

對的,沒有錯。

我又一次丟臉丟到了我喜歡的人面前。

「陸!明!亮!」

我的哥哥陸明亮,他若排坑妹第二,沒有人敢排第一。

他仿佛瞎了眼,沒看見我眼睛裡的怒火,從大門走進來,瞥了眼桌上一片狼藉的雞骨頭,問道:「你不是跟你閨蜜逛街去了嗎?怎麼自己在這吃雞翅?」

我決定了,要跟陸明亮斷絕兄妹關係。

「被放鴿子了不行嗎?你管那麼多幹嘛?」我沒好氣地回他一句,想去拿著紙巾擦拭身上沾著的番茄醬,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一張乾淨的紙巾。

桌上全是我啃完雞翅雞腿的骨頭,和用過的紙,上面琳琅滿目的油漬仿佛在嘲笑我傻氣。

「咳……妹妹別生氣,哥去幫你拿點紙來。」陸明亮見我衣服給搞髒了,不再吊兒郎當,立馬轉頭去服務台幫我拿紙。

不等他轉身往點餐檯走,他身後的顧墨之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紙巾遞給我:「不用去了,我有紙。」

今天是跟紙巾槓上了吧。

看著那粉紅色的包裝袋,想起三個小時前的尷尬一幕,我有點想哭。

「謝謝學長。」我硬著頭皮,伸手準備去接他遞過來的紙巾。

伸過去才發現,手上也全是油漬。

「我幫你擦。」顧墨之從裡面抽出一張紙,低頭朝我靠近。

我只感覺我的心砰砰砰跳個不停。

然而,不等他靠近我,陸明亮那個討厭鬼突然竄過來,一把將顧墨之手上的紙巾奪了過來,樂呵呵笑道:「我來吧,我來吧。」

我:……

陸!明!亮!我跟你勢不兩立!

「老妹你別生氣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回家我給你洗衣服,行不行?」

現在是洗衣服的事嗎?

是我近距離和男神接觸的機會被你活生生剝奪了!

哎……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4、

我哥和顧墨之是同學,基本上每次我和顧墨之見面,我哥這個電燈泡都在場,只要有他在場,我和顧墨之就永遠沒辦法靠太近。

三人行的時候他永遠在中間,開車出去時我永遠坐后座。

夢裡我生撲了喜歡5年的男人,不僅生撲了他,還將他強行占有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