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五年,十二次相親,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我決定現場悔婚

2021-12-23     昀澤

【本文節選自《反轉人生:細思極恐的神轉折腦洞故事》,作者:尚不趣,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畢業五年,十二次相親,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我決定現場悔婚

一位大齡女青年決定在婚禮上悔婚

我叫徐曉曼,今天結婚,接親的時候一架飛機從頭頂飛過,划過雲層在天空劃了一個歪歪扭扭的 M。

三十分鐘後,在酒店門前的紅毯上,禮炮震的耳朵嗡嗡響,我決定悔婚。

和現在的結婚對象是相親認識的,牽紅線的姑姑跟我說這男人多優質,海歸多金家境好,話里話外暗示我這個外地來的銀行櫃員屬實是高攀了。

第一次見面時這個男人面對我和姑姑,尺度掌握的十分精準,無論是扯起家長里短還是國際形勢,都能逗得姑姑哈哈大笑。我也覺得有趣,就是他那張臉,偷瞄了幾眼像是蒙上一層東西,模模糊糊。

這是我畢業之後第十二次相親,例行公事地走完一遍程序,並沒有特別的感覺。飯局的後半段,姑姑就自作識趣地溜走了。結束時他送我回家,車裡放的音樂我叫不上名字。

路口的紅燈很長,他轉過頭對我說,我覺得咱們很合拍。

他說話時特意調低了音樂的音量,我有種電影里主角說話時 BGM 隱去的錯覺。

我想,合拍之後呢?我等著他的下文,可是直到綠燈亮起,他沒多說一句話。

我住的城市機場離市區很近,一架飛機從頭頂夜空飛過。

我突然問,你會開飛機麼?

他一愣,然後笑了笑說,我在國外時候拿到了飛行駕照,去年偶爾飛,一百多個小時吧,不過我還是更喜歡跳傘,我在紐西蘭有個做跳傘俱樂部的朋友,有機會一起去吧。

我能清楚地看見他的嘴在說話時一張一合,可整張臉卻像蒙在黑布後面不見分明。

突然想起十幾年前,同樣的問題,我問過一個男孩兒。那男孩兒梳寸頭,青春痘,嘴角胡茬稀稀疏疏。他對我說,畢業了就要去開飛機,拉著一飛機的乘客在天上給我寫個滿字。

我讓他逗的嘿嘿笑,質疑他曼字筆畫太多了,而且拉乘客的客機做不了特技動作。

他憋的臉通紅,提高音量說,那我就寫個麼!

我後來琢磨很久才明白,他說的是 M,拼音讀法。

第一次相親之後是短暫又程序化的互相試探,三個月後,他父母和我父母一起定了結婚的日子,那天我加班,沒在場。

好多朋友羨慕我這段姻緣,我自己也找不出什麼毛病,畢業五年,戀愛談過幾次,也該結婚了。

被通知訂婚的那天夜裡,我反反覆復地確認這個男人的每一項資料,盡力去回憶每一次見面時他的一舉一動,以證明自己並沒有糊裡糊塗就結個婚。

當然,更沒有一時衝動。

再然後就是婚禮的各種準備,想起自己前幾次窮酸的戀愛,突然發覺了有錢的好,一切都不需要過多考慮,喜歡什麼選什麼就是了。

婚禮前正趕上同學聚會,我見到了三個前男友卻沒見到那個說要給我用飛機寫字的男孩兒。同桌像是看出我心不在焉的樣子,告訴我那男孩兒現在已經是機長了,同學會聯繫過他,可現在這個點兒,他來不了,在天上。

我突然就想起他那張滿是青春痘的臉,他就坐在駕駛室里,跟其他工作人員說,你知道麼?現在咱們飛過的城市是我的故鄉,你看著,我飛個 M。

婚禮當天接親的時候,我還是有些茫然,想著一會兒那套婚紗能不能包住最近新長出來的肥肉。早上沒堵車,我也認不出自己坐的是什麼牌子的車,車窗搖下一條縫,我望出去,一架飛機從天上划過,劃了一個歪歪扭扭的M。

畢業五年,十二次相親,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我決定現場悔婚

走過酒店門前的紅毯,我有點兒眩暈,賓客的臉全都模糊一片,我腦子裡也靜的嚇人,完全聽不見會場裡喧囂的吵鬧聲。

我猶豫了很久,要怎麼告訴眼前這個男人他的準新娘不打算和他結婚了。走到梳妝間門口的時候,我還是沒鼓起勇氣喊住他,他掏出手機接了個電話,然後整個人便僵在那裡,半晌不動。

我見他深吸一口氣,回身轉向我,張口要說話。那一個瞬間,他臉上的黑布被撕掉了,我突然看清了這個男人的臉,還挺好看的。

他臉朝向我,卻沒看我的眼睛。

他說,曉曼,對不起,我不能和你結婚了,我前女友坐的飛機,出事兒了。

然後便大踏步地從我身邊衝過去,頭也沒回。

蛤?

我還沒說話呢。

李娟娟

我叫李娟娟,三十三天前和男友分手,現在在飛往其他城市的航班上。今天天氣很好,鄰座是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大叔,我一直戴著耳機,聽不太清楚周圍的聲音,可我總覺得路過空姐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三十分鐘後,飛機遇到一場亂流,顛簸讓我有點兒緊張,我又戴上耳機打算睡一會兒,這時飛機廣播響起,有人向我求婚。

大學四年,畢業三年,我一直待在這個城市,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找到自己位置時鄰桌大叔已經在座位上了,我看空位很多,想換個地方,空姐微笑著制止了我。

我和大叔點了點頭,挪進了自己的座位。

大叔見我滿頭是汗,幫我和空姐要了杯水,在我忙活完之前一直幫我端著。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