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爸上門後,姐姐離家出走,找到時像變了個人,13年後才說出秘密

2021-12-23     昀澤

李秀珍八歲的時候,家裡突然多了一個人,媽媽吩咐她叫爸爸,但他分明不是爸爸呀。李秀珍的爸爸兩年前去世了,那天媽媽摟著她和姐姐哭得很傷心,嘴裡不停地念叨著「怎麼辦」,她和姐姐都回答不了,只能跟著一起哭,可能是因為情緒這個東西確實是會感染人吧,當時的院子裡面也有很多人在哭,他們跪在地上,真的非常的難受。

後爸上門後,姐姐離家出走,找到時像變了個人,13年後才說出秘密

家裡沒什麼可以依賴的人,爺爺奶奶跟著舅舅過日子,幫不了他們,外公外婆又早就過世了,生活真的有多悽慘就有多悽慘。村裡人曾跟她和姐姐說:「你媽很快就會給你們找後爸了。」她膽怯,只能恨恨地瞪著對方,姐姐性子烈,衝著對方啐口水。心裡還是覺得自己的母親是絕對不會這樣的,畢竟自己的母親是最愛自己的。

可是沒想到,兩年後媽媽果然給她們找了個後爸。後爸不是村裡的,李秀珍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來她們家,她很害怕,也很憤怒,她的憤怒只能用眼睛來表達,比她大三歲、十一歲的姐姐則是用啐口水來表達。

他從口袋裡摸出兩把糖,看著這兩個繼女的態度不知道該怎麼辦,很尷尬。媽媽吼了她們,說:「從今天起,他就是你們的爸爸,哪個不聽話,我打不死她。」

爸爸去世後,媽媽的脾氣一直很大,她不是說著玩的,而是真打。爸爸過去打她們時,都是一把揪住胳膊,腿一撩將她們撂倒,媽媽那時候還撲在她們身上替她們擋,但他去世後,媽媽也會一撩腿撂倒她們,拿巴掌打。

後爸上門後,姐姐離家出走,找到時像變了個人,13年後才說出秘密

李秀珍和姐姐很害怕媽媽打,但更討厭這個莫名其妙就來家裡的人。她們總是故意不聽話,他讓她們做什麼,她們就偏偏不做。不過,這個人脾氣似乎很好,從來不生氣。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後爸在工地上幹活,是個話語不多的人,對兩個繼女更是很少說話。那天,姐姐偷偷告訴李秀珍,說自己準備離家出走了。姐姐說:「媽媽心裡只有他,都沒有我們了。」

姐姐說的是實話,過去母女三人相依為命時,媽媽雖說脾氣暴躁,但有什麼好吃的都會先給她們吃,現在都是給他吃,說他要干力氣活,得吃飽。

姐姐說:「你不要告訴媽媽呀,嗯,等我走後,她找不到我了就可以說了。」李秀珍很害怕,說:「你走了,我怎麼辦?」姐姐替她擦掉淚水,安慰說:「放心吧,到時家裡就你一個小孩,肯定會疼你的。」

後爸上門後,姐姐離家出走,找到時像變了個人,13年後才說出秘密

那天傍晚,姐姐放學後沒有回家,一家人在那裡等她吃飯,媽媽不知道出門看了多少次,嘀咕著說:「這丫頭怎麼搞的,又關學了嗎?」一直到天黑,李秀珍才突然想起姐姐的話,頓時毛骨悚然,姐姐真的離家出走了!她一害怕,就說:「姐姐已經走了。」

她結結巴巴地把話說清楚了,媽媽和後爸面面相覷,猛地他回過神來,立即去騎自行車。媽媽跌坐下來,哭嚎起來:「這丫頭,她到底在想什麼呀!」隨後她一激靈,也去推自行車。出門時,回頭看了一眼李秀珍,吼道:「你不早說,會把你姐害死的!」見她嚇得直哭,又緩和了語氣,說:「在家看好門吧。」

李秀珍在家裡提心弔膽地等著,過了一個多小時,後爸大汗淋漓地回來了,一進門就問:「人回來了沒?」李秀珍搖頭,他一跺腳又立即出門了。過了一會兒,媽媽也回來了,問:「人回來了沒?」得知沒有,她惱恨地說:「這個丫頭,等我找到她非打死她不可!」然後又出了門。隨後,她聽到媽媽拍響了鄰居的家門,鄰居也跟著去找了。

李秀珍等著又急又困,迷迷糊糊睡著了,突然感覺有人進門,一看是後爸,他一看就知道人沒回來,什麼話也沒說又掉頭出去了。姐姐是步行,他們是騎自行車或者摩托車去追,她跑得再快,他們也應該追到了吧,她去哪兒了呢?李秀珍突然想到了聽說過的那些很不好的事,頭皮都炸了。

後爸上門後,姐姐離家出走,找到時像變了個人,13年後才說出秘密

一直到凌晨時,有人進門了,後爸被鄰居攙著,滿臉是血一瘸一拐地進來,媽媽則牽著姐姐的手進來,李秀珍頓時鬆了口氣。等鄰居走後,她又害怕起來,不知道媽媽會不會真打死姐姐呢。哪知道媽媽剛一揚眉毛要發火,後爸就攔住了她,然後對姐姐說:「去洗洗睡吧。」

後爸騎車摔了,腳瘸了一個多星期,臉上也多了一道橫貫額頭到嘴角的傷疤。不過讓李秀珍意外的是,姐姐像是變了個人,竟然叫他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