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經常上當,卻總是相信別人,六年後娶了有錢姑娘:這是個意外

2021-12-23     昀澤

我認識王多才的時候,兩人都是工廠里的窮打工的。我們雖然不同組,但同宿舍。很有意思的是,那個宿舍住了十二個人,有五個人的名字里有「財」字,但一個比一個窮。平時的生活方面也還是非常地節約,但是還是賺不到錢。

小伙經常上當,卻總是相信別人,六年後娶了有錢姑娘:這是個意外

王多才是最窮的一個。他窮不是因為懶,而是太相信人了,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傻。他只要是遇到一個人就會覺得對方肯定是對自己好,兩個人也會很容易地就交心,最主要的就是不會分辨別人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才接觸自己的,所以當他知道自己吃虧的時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廠里的工人流動大,今天是同事,明天說不定就一輩子不見了。在廠里有很多的人都是進來一兩天之後感覺做得不好了就直接走了,我親眼看到,有個同宿舍里已經辭工的人,說沒錢買回家的車票,就找王多才借,而王多才竟然就借了。人都永不見面了,債當然是有借無還了。我們都說他傻,可他說:「萬一,他沒騙人呢?」

那時候,王多才在追求一個姑娘。那姑娘跟他處了一段時間,就跟他要手機。我們勸他說:「手都沒碰一下,憑什麼給她買?」可他卻很認真地說:「手是碰過了。」原來,他們去看手機時,姑娘拉著他的手撒嬌,這就是所謂的碰過手了。

小伙經常上當,卻總是相信別人,六年後娶了有錢姑娘:這是個意外

王多才買了手機後,兩三個月都沒緩過勁了,肥皂粉和牙膏都是用別人的,至於吃,全是一天幾個饅頭頂著。他都那麼窮了,可他還是很快樂,他在我們面前絮叨她的好,但他說的那些在我們看來完全沒必要激動呀。

王多才談了兩個月戀愛,欠了我們很多錢。但最後,那個姑娘不辭而別了,他打電話過去,可是她根本不接。

我們請他喝酒時,才知道他竟然給過她五萬多塊現金,那是他打工到現在攢下的所有錢。他說:「她說她爺爺生病了,等錢救命,還給我看了他的相片,我就給了呀。萬一,她爺爺真的生病了呢。」我們直搖頭,這種智商,你真的很難相信他是怎麼攢出來那五萬多的。

後來,他將欠我們的錢都還上了,還攢了一點錢,但是有一天,他又破財了。那天發工資,他上街去存錢,看到路邊跪著一個女孩,前面的紙上寫著打工被騙,借錢回家之類的話。這種騙局只怕連小學生都能識破,可王多才還是掏了一百塊錢給她。因為掏錢出來時露了財,不多時剛發的工資就沒了。

小伙經常上當,卻總是相信別人,六年後娶了有錢姑娘:這是個意外

他說:「萬一那姑娘真的是被騙了呢?」看我們笑,自己也笑了,說:「我知道騙子多,可也不能因為騙子多就不幫人吧。」王多才說自己小時候蠻卑微的,父母離異,他跟著精神不正常的母親。母親經常拋下他不知去向,等過幾天又回來,而這幾天裡,全是村裡人照顧他。

有那麼一天,母親一出去就再沒回來了,那年他十四歲,此後,吃穿都是村裡的好心人送的,一直到他十七歲出來打工。所以,他覺得現在自己有能力,也可以幫幫別人。騙子固然多,可萬一沒被騙呢?

雖然覺得他的想法挺好,但我們都覺得太傻。宿舍里有個老頭說:「這小子以後要麼窮得沒褲子穿,要麼就是我們中最發達的。」這話容易理解,因為善良有時會給自己帶來幸運,有時卻會把自己割得遍體鱗傷。

後來,我就離開工廠了,做點小生意,六年起伏,只是勉強站穩了腳。那天,一個朋友請吃飯,那是一家新開的燒烤店,夥伴拿著菜單來時,我一愣,竟是王多才。王多才也樂了,拉著我敘了一會兒舊。

小伙經常上當,卻總是相信別人,六年後娶了有錢姑娘:這是個意外

我這才知道,原來這燒烤店是他老婆開的。他岳父岳母都是做生意的,他老婆也做生意,但經驗不足,又不聽老人言,虧了一筆錢。心情鬱悶,那天她喝得有點多,去江邊散步。

正好王多才也在,他一直在那工廠里幹活,只是工廠快倒閉了,閒得來看別人釣魚。見一個姑娘搖搖晃晃的,擔心她會落水,就跟了上去。過了一會兒,她真的落水了,王多才撲通一聲跳下去救人,卻發現她游得比自己還好。他難堪了,而她心動了。後來他們就結婚了,然後開了這家燒烤店。

他謙虛地說:「這是個意外。」他老婆得知我們的關係後,主動過來打了招呼,這是個全身都寫著「精明」的女人,聽說嚴格地控制著王多才的零花錢。王多才說他覺得很不自在,但莫名地,我卻替他鬆了口氣,他似乎就應該娶這樣的女人來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