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2021-12-23     昀澤

「對不起,在該珍惜你的時候我選擇了工作,謝謝你包容的壞脾氣,剩下的路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我永遠愛你!」

說上述這番話的正是演員傅彪,當時他在醫院抽完最後一支煙後,給妻子打電話說的最後一番話。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傅彪是個非常好的人,也是個好演員,尤其是像我們70年代出生的這代人真的很不容易,太難受。這是宋丹丹對傅彪的評價。

21年前,傅彪和妻子張秋芳被評為北京市100對恩愛夫妻之一。

演員傅彪和妻子張秋芳能獲得如此殊榮,那是因為在他們的背後,有著非常感人的傳奇愛情故事。

下面就來聊一聊他們背後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傅彪,1963年出生於河北省臨西縣一個軍人家庭中,父親是河北人,母親是浙江人,可能是遺傳原因,在傅彪的身上,既能看見北方人的好爽又能看到南方人的幽默。

從小的傅彪十分喜歡唱歌跳舞,也經常會去看電影,也學著電影裡面的演員表演,夢想長大後也要當一名合格的演員。

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經過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中華社會大學電影藝術系表演專業,在學校的他十分的努力學習,他知道這個機會來之不易,所以他在這裡學到了很多表演知識。

畢業後,他又考入了鐵路文工團的話劇團,也是在這裡,他收穫了愛情。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那時,一同進入鐵路文工團的有20多人,剛進團里,每位學員就與團里簽下了「協議」,五年不許談戀愛,不許要房子,當時的傅彪才21歲,張秋芳是高中畢業後直接考入的文工團,那時的她也才19歲。

在文工團里,經常會做一些小品練習,當時由於張秋芳是高中畢業入的文工團,沒有表演功底,所以沒有人帶她玩,傅彪看著不合適,便陪她一起練習小品,兩人有說有笑,都給雙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從這開始,兩人算是相識了。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那時,在一起進入文工團的學員中,張秋芳算是話劇團的美女之一,當時追求她的人也非常多,傅彪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在顏值方面不占優勢,於是在知已知彼後,他用了一個追女孩子非常見效的「兵法」。

文工團的學會,每個月都會有25元的津貼,當時傅彪抽的是2塊錢的煙,自從決定追求張秋芳後,便抽開了6毛錢的煙,其餘的錢全部變成了張秋芳嘴裡的零食,當然張秋芳從來沒有向他要過一點東西,都是傅彪變著心思給的張秋芳的零食。

經過長時間的接觸,有一次張秋芳提出要出去走走,兩人便來到西單的街上,一邊走一邊聊天,這時張秋芳突然對傅彪說想吃海參,這也是唯一一次張秋芳主動向傅彪提出要求。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當時,海參算是比較貴的,要7元一份,而傅彪身上只裝著14元,於是他們在餐館要了一個10元的蔥燒海參,還要了一個別的小菜外加一瓶啤酒,當時傅彪只吃蔥,整盤海參被張秋芳吃了。

當吃完這頓飯,傅彪明白了,這是她最含蓄的表白,意思是我們的愛情似海深(海參)。吃完飯,兩個人的手緊緊地拉在了一起,他們的關係也確定了下來,至此以後,張秋芳再也捨不得讓傅彪請她吃海參。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還記得有一次,他們文工團一起組織去旅遊,當時他們兩個加起來總共就40元,於是每天傅彪便給張秋芳煮方便麵吃,張秋芳還說,你泡的方便麵真好吃。

傅彪當時想,這句話真的非常珍貴,這句話說明她能夠成為一個好媳婦,她能跟你一起同甘苦共患難,而且還能夠苦中作樂,至此,更加堅定了傅彪以後要娶張秋芳的決心。

傅彪有了女朋友後,開銷也大了起來,最先注意的是他的父親,他的父親也是一個非常開明的人,知道後,便請了好幾個文工團的學員來家裡吃飯,其中也包括張秋芳,就這樣,張秋芳第一次與傅彪的家人見了面。

15年前,演員傅彪抽完生命中最後一支煙,給妻子打電話說:對不起

飯後,傅彪的父親與傅彪單獨進行了談話,經過這次交談,父親也同意了兒子的事情。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