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後,我被公公控制了

2021-12-23     昀澤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鐵路西少年,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結婚後,我被公公控制了

2020年1月17日,過年前夕。我帶著一歲多的女兒在客廳搭建積木,老公王曉磊和公公打電話溝通過年事宜。

我隱約聽見公公的大嗓門從電話中傳出:「今年過年我和你媽在你姐家過,你倆想一起過年,就帶著妮妮過來住幾天。」

王曉磊壓低聲音和公公爭辯,建議大姑姐一家來公婆家過年。

「你姐和姐夫那麼多事,你兩個外甥還要學習,你當舅的不操心,還攔著我這個當外公的,這個年,我就在你姐這裡過了,你跟你媳婦愛來不來。」

看著王曉磊灰白的臉色,我倆無奈對視,這都什麼事呀!

「這個年就咱一家三口過,大年三十去姐那邊轉一趟算了。」王曉磊說。

我也同意。真要帶著女兒拖家帶口地住過去,以後估計就搬不出來了。

我叫李娜,陝西省西安人,是一名語文老師。我和丈夫王曉磊經朋友介紹走到一起,他性情溫和,處事條理分明,我們相處融洽,很快就有了結婚的計劃。

因為兩家距離並不遠,我爸媽託人打探了王曉磊的家庭情況,所有人都說王曉磊的爸爸是遠近有名的熱心腸,重情義,做事大氣好相處,我爸媽欣然同意了我們的婚事。

有一次,我和王曉磊參加他的兄弟聚會,一個表弟開玩笑對我說:「嫂子,你放心,你嫁給我哥絕不會出現婆媳矛盾,你未來婆婆脾氣特別好。不過我叔愛管事,你得小心公媳矛盾。」

我笑了笑,未置可否。誰成想,隨著接觸的深入,現實很快打了我的臉。

公公的熱心腸確實贏來了不錯的口碑,但是這種熱心,卻讓身為家人的我們,不斷地為他填坑。

首先是在買房這件事上。早年王曉磊家趕上拆遷,分到了一筆補償款和一套大三居的房子,補償款分了三份,一份給姑姐,一份留給公婆養老,剩下一份給我們。

我跟王曉磊商量,決定先買房。可當我倆看好房子準備簽合同時,公公卻要我們暫時不買,錢已經挪作它用了。

原來,王曉磊的表哥迷上賭博,欠了賭債,要債的人天天堵在家門口,鬧得雞犬不寧。表哥一家就跑到我們家來哭窮,還時不時鬧著要自殺。

終於,公公心軟了,擅自決定將給我們的那份補償款拿去給外甥還債,還把自住的房子拿去辦理了抵押貸款,並作保從一個表叔處借了二十萬,給外甥東山再起。

王曉磊知道後,大怒道:「爸!有你這樣的嗎?我和娜娜要結婚了,你把錢都送出去,讓她家怎麼想,你還用房子抵押抵款,做這些事之前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

「我實在是沒辦法,你姑就這一個兒,被你哥氣得都要上吊了,我能不管嗎?」

說完,公公點支煙,手上卻不抽,對我們語重心長地說:「都是一家人,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你們買房也不是急事,又不是沒地方住,家裡三居室還不夠你們住嗎?先幫著你姑家把這個坎過去,你哥保證了,再不碰賭。」

「娜娜那邊我去和親家說,親家也是明事理的人。你哥說了,貸款到時候他來還,沒啥好擔心的。你們結婚,暫時和我們住就行了,錢還回來就給你們買房,算爸對不起你們。」公公嘆息。

見老爹都放低姿態到這種地步了,王曉磊也不好再說什麼。想到表哥家裡的債務確實比較急,只好安撫我,說他爹就是這麼仗義的一個人,還說等錢還回來,買哪裡的房子都由我做主。

說實話,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想到將來照樣可以買房子,也就聽之任之了。

條都沒打,真再說,即使再不情願,錢已經借出去了,貸款也批下來了,我們一問,近百萬的借款,連借不知該說什麼好。王曉磊打電話給表哥,表哥當即趕來,在王曉磊的要求下寫了欠條。

表哥臨走的時候說:「舅呀,還是你對我好,這曉磊還沒結婚呢,就拿自家兄弟當外人,當外甥的還能昧了您的錢不成?」

公公尷尬地笑笑,竟將借條一團,直接扔進垃圾桶:「舅還能不信你,就是你弟瞎胡鬧,你別在意。」表哥滿意地走了。

之後,公公親自和我父母溝通,他對我爸媽說:「我的幾個姐姐雖然嫁出去了,但是我這裡永遠是她們的娘家,她們家裡出事,我這個娘家人要是不管,你們還敢把娜娜嫁到我們這樣的家庭嗎?我把娜娜當親閨女看待,等錢收回來馬上給兩個娃買房。雖然暫時不買,但親家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虧待娜娜的。」

是以,雖然沒買成婚房,但是公公精心準備了婚禮的一應事宜,給足了我父母面子。

結婚後,我被公公控制了

我們在過年期間辦的婚禮。婚禮上,公公的發言全然不提沒錢買房的事情,只說兒子媳婦孝順,不忍心讓他們老兩口自己住,放棄買房,和他們住在一起好照顧他們。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