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的婚姻,從不參加應酬的老公,下樓取報紙後我的婚姻陰天了

2021-12-23     昀澤

【本文節選自網文,作者:鐵路西少年,有刪減,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圖片源自網絡】

13年的婚姻,從不參加應酬的老公,下樓取報紙後我的婚姻陰天了

01

我叫陳蔓娟,他叫藍海。

我倆都出生於1969年的蘇州,今年52歲。

已經是知天命的年紀。

此時此刻,我躺在他的身邊,突然很想來說說我們的故事。

說一說這些年我們的柴米油鹽和風花雪月,說一說我們的苦與甜。

想在這人世間,留下我和藍海的痕跡。

02

60年代的蘇州,同樣的小橋流水人家,只不過陳舊一些。

藍海家在東太湖,我家在西太湖。

都是蘇州偏遠的農村。

後來我倆上了同一個高中,人生開始有了交集。

藍海長得帥,標準國字臉,濃濃的眉毛。

人很陽光,還喜歡笑,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那種明媚如春日的少年。

而他對我笑得最多,也最燦爛。

藍海說,他從開學第一天就注意到我了。

大概是與君初相識,疑似故人歸的驚艷,也是一見鍾情一眼萬年的心動。

他說他喜歡聰明的女孩,而他一看我就很聰明。

實際上,那時我的成績確實不錯。在班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藍海穩定在前五名。

他的喜歡對我來說,並沒有引起多大的波瀾。

那時我是乖乖女,一心考大學,對感情的事還沒開竅。

加上我心儀的是那種高個子男生。

高高瘦瘦,才是我的理想型。藍海是瘦,但個頭只有一米七。

然而不管我是什麼態度,藍海一如既往地對我笑了三年。

他說我是他的女神。

第一眼是,以後也是,永遠都是。

我並沒有太上心。十七八歲的年紀,拿什麼談永究呀。

03

1987年,我和藍海考上了大學。

他心態比我穩定,成績出來,他第三,我第四。

他去了華中工學院,現在的華中科技大學。

而我讀的是上海科技大學,也就是現在的上海大學。

我以為,距離會讓他放棄對我的那點心動,可實際上並沒有。

藍海經常給我寫信。寒暑假回蘇州見面,他也一有機會就表白。

我始終沒有同意。

離得太遠了,我不想異地戀。

但我也始終沒有和別人談過戀愛。

不知道是因為有藍海陪伴,別人走不進我的心裡,還是因為我一直沒找到那種一見就心動的高高瘦瘦的男生。

總之,我的生活好像離不開藍海了。

畢業時,我沒考研。家裡覺得女孩子本科學歷已經不錯了。

藍海本來要考研,聽說我不考,也放棄了。

他說,怕再讀幾年研究生,我會被人搶走。

我聽著,漸漸有些動容。

04

1991年,我於藍海大學畢業。

那時,大學生還包分配,但要回原籍工作。

也很巧,我和藍海在大學生和企業雙向選擇交流會上相遇。

他一直陪著我,看到我和蘇州市裡的一家公司簽約,趕緊開心地簽了另外一家。

於是我倆都留在了蘇州市區。

藍海是學機械的,進了長城電扇廠,做產品開發設計。

我學的是生物化工,進了日化廠技術科。

剛開始,我被分配去分廠實習,離市區很遠。

藍海每個周末都來看我,騎著自行車,繞過一整個蘇州城。

初入職場的彷徨和迷茫,因為有藍海,好像變得沒那麼難了。

那一年,他摘過春天的花,撿過秋天的葉,吹過夏天的風,也淋過冬天的雨。

都說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我在這樣的溫情里,知道藍海漸漸住進了心裡。

轉折點是1992年冬天。

我騎車的時候不小心摔倒,左手肘粉碎性骨折。手術室打了鋼釘,縫合了14針。

藍海得知消息後嚇壞了,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其他朋友也聞訊趕來。

我當時疼得神志不清,滿頭大汗,緊緊抓住藍海的手。

13年的婚姻,從不參加應酬的老公,下樓取報紙後我的婚姻陰天了

不管願不願意承認,骨子裡我對他有了莫名的信任和依賴。

那段時間,藍海請了假,每天在醫院陪著我。

一次聊天時,我們說到一部電影,他說他也看過,是和幾個高中同學一起去看的。

可說到那幾個高中同學時,我聽到一個女孩的名字。

而那個女生,之前喜歡過他。

我難以描繪當時的心情,瞬間炸毛了。

是在那一刻,我真正地看清楚了自己的內心。原來,我是在乎他的。

並且不是一點點地在乎他。

藍海看著我生氣,也慌了,他緊張地保證,說以後再也不和其他女生一塊看電影了。

看他手足無措的樣子,我一下子就笑了。

很開心,不是因為藍海的態度,而是我終於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就這樣,我和藍海在一起了。

藍海說他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說他從看到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們會在一起。

嘿,那就在一起吧。

05

1994年,藍海單位分員工宿舍,但前提是已婚。

兩家商量後,我和藍海去領了結婚證。

不久住進宿舍,算是有了一個家。

藍海很上進,除了上班,還跟著師父接活,做CAD設計製圖,賺些外快。

拿到第一筆外快時,他給我買了一條足金項鍊,2188元。

未完待續,請點擊第2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