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2021-12-25     言諾     5232

只不過,我和女婿不同的是,我做了上門女婿,而我的女婿,因為我體諒女兒「別讓他太沒面子」,我對他從沒有過任何的要求,就連孩子,我也表示,不管女兒生幾個,都會隨著他的姓氏。

就這樣,女兒和女婿結婚,女婿只負責了他老家的簡單儀式,我家則提供了市區的一套130平的全款房,房產證上雖是我老伴兒的名字,但我們提前給女婿說過,接著又給他們配了一輛中檔車,車子則寫了女兒的名字。除此之外,我還表示,以後每月會給女兒轉一萬塊零花錢。

因女兒低嫁,我冷落女婿五年:寧肯接受女兒的平庸,也不扶持女婿

女兒婚後半年,女婿讓她做說客,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工資太低,趁著年輕,還不如創業、自己干一番。

實話講,我當時既意外又有點驚喜:女婿果真像女兒說的那樣,有一顆努力、上進的心?如果他真能靠自己拼出一點成績,那我不但對他另眼相看,而且肯定會扶持他。

於是,在女兒的勸說下,我在市中心幫女婿租了一個房子,費用大多也是我承擔,在確定了他打算做哪方面業務後,我又介紹了兩三個相關的熟人給他認識。

我想的是既然女婿已經和女兒結了婚,他又有拼搏的勁兒,即便我心裡對他再有顧慮,我也要多少幫一把,絕不能讓女兒太為難,不求女婿能發多大的財,至少他能養好和我女兒的家。

然而,終究是我太過樂觀,女婿所謂的公司,一直沒有大的起色,就連我介紹的老夥計也曾委婉和我說,女婿脾氣倔、有點眼高手低,恐怕是做不下去。

果真如此,女婿的公司勉強開了兩年半,期間,不但沒有掙下多少錢,反而還搭進去我幾十萬。

或許,是覺得自己不是創業的料子,也或許,是那時有了外孫,女婿不敢再輕易折騰,公司破產以後,他又回到私企上了班。

這之後,我本以為女婿會安心工作、一步一步的走,因為我和老伴兒當時給外孫請了保姆,只要有時間,老伴兒還會去女兒家幫忙,同時,我還把每月給女兒的錢由一萬變成了兩萬,有了我們的「支持」,女兒和女婿也沒有後顧之憂,他們就只管踏踏實實地工作。

誰能想到,外孫一歲時,女婿再次帶著女兒找到了我,他聲稱想跟著我一起幹事業。

這一次,我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一是,我之前付出那麼大的心血幫女婿,他都沒有做出點成績,如今怎麼能確保自己有能力給我的生意帶去利潤;二是,他和我女兒結婚這幾年,斷斷續續的工作,完全就沒有一顆持之以恆的心,如果他真有點本事,那就先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以此證明給我看。

女婿聽後,看起來有些不開心,女兒呢,也氣憤地說我迂腐、太不近人情,我當時告訴女兒,他們倆想怎麼折騰都可以,我不會幹涉,同樣我的生意怎麼做、讓不讓誰進來,他們也沒有指手畫腳的權利,畢竟,我也不指望靠他們倆掙上錢。

見我一臉堅定,女兒拉走了女婿,之後,再也沒提過類似的話題。

我本來還擔心女婿為此會和女兒鬧矛盾,也曾想過要鬆口,可看到他們倆的「狀態」後,最終打消了顧慮。

因為,一直到現在,女兒在單位都升了一級,女婿在單位卻還「原地不動」,雖然他也拿過一兩次獎金,但工作終究是平平無奇。

未完待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